mo76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霸衛-第八百五十九章 想法雖好卻難以實施推薦-v5wol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
卫扬倒并不是疏于练武,正相反,他对武艺还颇有些天赋,能在短时间内瞬间秒杀练武多年的晋世子姬还,足以证明其天赋不凡。
守护甜心王牌VS王牌 丸子RaTey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可之所以武艺水平提升颇慢,却是因为原宿主的基础极差,一年内就有如此大的转变,力挽狂澜,从旁人的角度而言,这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现在再对他有这番要求,岂不是为难于他,元蒙先生提的建议颇为冒险,危机好不容易才解除,可不能让君上再身陷险境了,否则,欧阳亮可没法向卫和交代。
“好了好了,欧阳将军,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任凭那虢公翰实力再强,还不是在君上这边吃了大亏,没能攻下卫国城,堂堂携地司徒,却也不过如此。”见两人剑拔弩张,一旁的夷风连忙充当和事佬,劝说道。
“可现实就是现实,元蒙先生您不能忽视这个现实。”关于虢公翰的实力,欧阳亮最清楚不过了,两人毕竟对阵过,“固然,君上若是能生擒虢公翰,定能提升名望,在天下诸侯心中的形象也能一举逆转,可高收益伴随着高风险,一不小心,便可能丧命。”
“君上,您看这。”元蒙摊摊手,颇有些无奈,连国舅欧阳亮都不同意,那这讨论还怎么进行下去,“欧阳将军,放心好了,生擒虢公翰也没那么容易,只不过是让君上亮亮相罢了。”
“反正我就是不同意。”欧阳亮站起身,来回踱步又坐下,一股怒气冲冲的模样。
众人意见不合,便把目光都挪到了卫扬身上,似乎在等他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
重生之邪王縱橫
“欧阳,此事又不是你一人说了算,最终决定,仍是由君上来定。”夷风一语道破真相,欧阳亮在这里空着急又如何,他也阻止不了卫扬做何种决定。
屌絲武神 長白白腿
“君上,那您说说,元蒙这个提议如何。”欧阳亮语气颇有些不爽,“我看,他就是想支开君上,好把他那宝贝外孙给放出来…”
元蒙闻言,脸色骤变,他没想到平时还挺怕他的欧阳亮,此时此刻竟然当着众人的面让他下不来台。
绝对权力
话音未落,却听见卫扬怒斥道:“欧阳亮!你在胡说些什么!元蒙先生替我大卫兢兢业业,大敌当前,他岂会有此等私心,你若是再胡言乱语,此次征战携地,你就莫要参加了。”
身为一名武将,被剥夺征战沙场的权利,如同被剥夺性命一般,而且此一役对欧阳亮来说至关重要,一则为报携地被困之仇,二则是与陈刀比个高下,这主将之位,两人虽向吕禄甫保证不会再争夺,可心中仍会暗自较量。
“君上,您可不能这样,此一役,我是必然要去的,定然要好好收拾那乱臣贼子,不就是这么点小事,您就不让我跟着去,岂不是太为难我了。”
“那你就向元蒙先生赔个不是。”卫扬毫不客气道。
小妖,别跑!
“这…”欧阳亮显然有些犹豫,“君上,能不能不。”
“不行。”卫扬一字一顿地说道,若不能赏罚分明,他身为卫侯,又怎能治理好卫国,又怎能得人心、服众人。
欧阳亮虽很不情愿,可一想到这关系到自己能否征战沙场,一狠心,便转过身去,恭恭敬敬地作揖道:“元蒙先生,是我之错也,不该说您。”
“罢了。”却见元蒙微微一摆手,仰天笑道,“身为罪臣,又有何言可以讲呢,现在文儿被关在大牢里,臣之所作所为,皆是为他也不为过,可君上,臣身为文儿的外公,见他酿下此等大祸,却无从阻止,是为臣者过也。”
“元蒙,好好地谈论此事,不必谈及伤心事,欧阳亮,还不退下,大敌当前,还未解决敌人,我等便是自乱阵脚起来,你难道就不想结束二王并立的局面吗?”夷风厉声斥责道。
欧阳亮忙低下头,宛若做错了事情一般,轻声嘀咕着:“我错了还不行么。”
夷风再猛地一瞪眼,他忙闭上嘴,一言不发,却见夷风向前一步,拱手一揖,道:“君上,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错过了就不再会有,所以,您一定不能错过,得牢牢抓住此次机会,生擒虢公翰,亦或者是姬余臣,二者得其一,卫国之实力定能突飞猛进,超越晋国,也不在话下。”
夷风对此一战的评价之高,超乎卫扬想象,他没想到,虢公翰与姬余臣这两人竟能带来这般收益:“老师,学生知道此二人的重要性,可问题并不在于如何称霸天下,而在于单凭学生的这点本事,恐怕还不是他们的对手。”
卫扬也颇有自知之明,欧阳亮闻言,忙振奋起精神,道:“君上,就该听臣之言。”
“但是。”一句但是让欧阳亮把刚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卫扬瞥了他一眼,既然想要称霸天下,这一关就必须得过,这两人他必须解决,否则,卫国一直屈居人下,任人宰割,这样的日子也该过去了。
“元蒙先生言之有理,若不踏出这一步,卫国将永无出头之日。”
“君上英明。”元蒙忙拱手一揖,朗声道。
霧月傳說 付笑
“只是,元蒙,您倒是说说,孤该怎么做为好,才能有把握生擒这两人,更何况,晋侯恐怕不会让我称心如意,倘若我真的能抓住此二人,晋侯只怕是会想尽一切办法把这份功劳给揽过去。”
靈臺妖神錄 吾瞎爾知否
这个想法虽好,可实施起来极为困难,且不说卫扬自身武艺不就不如虢公翰,就算是其对手,虢公翰身为携地司徒,身边猛将如云,高手林立,就算攻下携地城,若要生擒他,只怕是比登天还难。
“此事就全凭君上自己把握了。”
卫扬稍稍一愣,随即笑着说道:“元蒙,你这是想把责任都揽给孤,你就提了这么个建议,但具体办法你也没说,你这是何种想法。”
欧阳亮闻言,不满道:“让你出谋划策,不是让你胡说八道的,元蒙,我看你是没有办法才这么讲的吧。”说着,他边撸起袖子,怒冲冲地朝元蒙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