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uyx9精彩小說 天唐錦繡 愛下-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末路將至推薦-35w79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今日会晤,使得萧瑀对于李承乾之看法产生巨大转变,一直以来由于李承乾对于房俊这个肱骨之臣几乎言听计从、从无反驳,使得所有人都将其当作一个毫无主见、软弱怯懦之人,对其将来继承大统抱有抵触之心。
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既得利益者想在新君即位之后保持权力,未能跻身中枢者希望逢迎新君更进一步,谁又愿意见到新君尚未继位,便已经预订一个一手遮天之权臣的局面?
櫻花落盡遇見妳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领取!
然而现在看来,并非李承乾当真无主见,事事依从房俊,而是房俊的确太过优秀,每一件事都与太子意见一致,得到太子无限的倚重与信任。
而这份信任,是每一个身为人臣者都亟待得到的,那意味着无以伦比的权力与利益。
所以萧瑀正色道:“也请殿下放心,老臣必定四方奔走,不使殿下身临险地、孤注一掷!”
他不信眼下的关陇门阀当真敢效仿当年之举,行下废立之事,这只是一个太子而已,上头还有李二陛下,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只要运筹得当,未必不能压得关陇门阀慑服,甘心认罪,将这一场巨大的风波消弭于无形之中。
若是那般,他便是在太子面前立下了赫赫之功!
需知道,太子可是打算与关陇门阀死磕到底、甚至玉石俱焚的!只要自己将此案圆满解决,那边等同于解救了东宫上下千余口性命……
说一句“再造之恩”,亦不为过。
李承乾欣然颔首:“宋国公乃国之柱石,您老办事,孤自然放心。今日之危局,乃孤平生仅见,其中之凶险,更是闻所未闻,还望宋国公以国事为重,以社稷为重,协助孤解决此等难题,稳固江山。”
白府四小姐
他自然知晓自己因为宠信房俊,使得好多臣子觉得不可能取代房俊之地位成为储君之近臣,故而心有成见,有所疏远。但是一旦有了立下大功的机会,有可能比肩甚至赶超房俊对于储君之功勋,必然竭尽全力,试图取而代之。
说到底,逐利是人之本性,但衡量付出与收获是否平等,却是世间至理。
只要让一些人看到其付出有可能得到超额之回报,自然无视艰难、趋之若鹜……
萧瑀沉声道:“殿下放心,老臣必当尽皆全力,不负殿下所托!”
……
焚香壹縷,逆陰陽
豪门恋:重生天后成娇妻
待到萧瑀离去,李承乾一个人坐在书案之后,呷着茶水,望着窗外冰雕玉砌的景致,思维飞越,居然浑然忘记眼下之危局,而是更加在意西域之战事。
最重要的,自然是房俊一而再、再而三的屡创佳绩带给他的震撼。
自关中出发出镇河西之时,所有人都认为房俊率领右屯卫乃是“向死而生”,为了帝国尊严、关中安危,舍生取义、视死如归,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非但是朝中官员、勋爵,即便是市井百姓,亦对房俊之抉择钦佩无地,纷纷洒泪相送,因为大家都认为不知何时将会传来右屯卫战败之消息,甚至是房俊马革裹尸、阵亡于疆场之上……
然而未过多久,便传来河西大捷之战报,整个长安城欢声雷动。
于不可能之处大获全胜,使得长安上下纷纷将房俊誉为“战神”再生,将其声望推至前所未有之巅峰。
即便如此,在隐约感觉到关陇门阀心怀不轨、蠢蠢欲动之时,李承乾亦是无比担忧房俊西征之安危。
敌人再强,明刀明枪败在面前,总归还能腾挪躲避、运筹帷幄,可是最强的敌人潜伏在身后,不知何时、不知何地忽然一击背刺,这才是最要命的。
可谁能想到,简简单单一个“驱虎吞狼”之计,便将潜入西域腹地的突厥人与阿拉伯人一网打尽,彻底扫清安西军后方之隐患,使得长安前往弓月城一线的补给线彻底畅通……
尤为重要的是狠狠的打击了关陇门阀培植在西域的势力,使其再也不能如以往那般恣意妄为,将丝路甚至是整个西域视为关陇之封地,肆意攫取本属于国家的利益。
可以想见,此番大捷一旦在长安城内传开,所取得之震动较之前番河西大捷尤甚!
怕是房俊“军神”之命愈发坐实,无数人为其歌功颂德。连带着,他这个储君之地位自然愈发稳固……
李承乾熟读史书,知晓但凡欲行大事,必有名臣相辅方能成功之道理,一个人再是英明神武,若无杰出之士辅佐,亦难成大事。
或许,房俊当真就是上天派来辅佐他成就大业的肱骨之臣?
邪性总裁请克制
细细思之,自从房俊崛起乃至于亲近东宫,自己的处境似乎便一日好过一日,非但从以往那种朝不保夕、诚惶诚恐的状态之中脱离,而且每每遭遇凶险,都能得房俊倾力襄助,从而化险为夷。
深渊旌旗 夜怽
若说不是天命如此,还真就没法解释……
*****
正如李承乾所想那般,阿拉沟之战的结果在送抵宫中不久,随着有功之士的名簿送到兵部求情叙功,旋即爆发开来。
先是大食人厉兵秣马入寇西域,安西军孤木难支节节败退,眼看着大半西域尽落入蛮胡之手,丝路断绝,后有吐谷浑奇兵突袭欲谋求河西剑指关中,导致社稷震荡、朝局不稳,今年以来,可谓多灾多难。
然而正是这等帝国危及之时,房俊挺身而出,先是于大斗拔谷大败吐谷浑铁骑,将其二十年生聚之精锐一朝歼灭,如今又横扫西域,将突厥人、阿拉伯人潜入西域腹心之军队一鼓荡平,彻底通畅由长安前往西域之道路。
都说“国难思良将,乱世出英豪”,这等危急时刻房俊犹如彗星一般耀眼的表现,岂不正是“良将”“英豪”所应具备之风范?
一时之间,阖城震动,长安内外,士气大振。
对于百姓来讲,没有什么比安稳的生活更为重要,眼瞅着盛世已至,天下安居乐业、百废俱兴,谁有愿意整日里战火连绵、局势动荡?百姓之欢欣鼓舞可想而知。
然而有人欢喜,自然就会有人发愁。
那些就等着右屯卫折戟沉沙以便断去太子一臂的人接二连三的失望,难免心中忧愁,心中发虚。
难不成太子当真是天命所归?
否则何以明明在三五年前便有了被废黜之征兆,却在几年逐渐风生水起、步步走运?
“天命”,从来都是华夏文化最为崇敬之词汇。
任何事物一旦依附于“天命”,那便是上天之意志,人世纵然千般挣扎,亦是不能更改。谁若是不顺天命、逆天而行,那自然是自取灭亡之道。
连带着,使得李承乾之声势也陡然暴涨,诸多朝中官员、王公勋戚,心中开始琢磨着要如何顺应天命,亲近太子,等到将来新君继位之后能够攫取更多的利益。
正所谓“周德虽衰,天命未改,鼎之轻重,未可问也”……
有房俊这等上天庇佑之福将辅佐,岂不正能说明太子天命所归、不可撼动?
武神经
废材小狂妃
……
晋王府中,李治一身常服,看着跪在堂下痛哭流涕的长孙淹,手里捧着茶杯,面无表情,默然无语。
长孙淹痛哭道:“此事皆乃臣下之错,受了侯莫陈家、宇文家等人唆使,故而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举措,罪该万死。只不过臣下之初衷乃是斩杀房俊,为殿下清理晋位储君之大碍,绝无半分通敌叛国之心思,还望殿下明鉴!”
房俊的战报送抵长安之同时,长孙家在交河城的人便同时将密信送入府中,详细述说交河城发生之事,以及长孙明之身死、长孙汉之被俘,更将这场大战的详细经过告知。
鬼命
长孙淹顿时就慌了神……
父亲身在辽东,长孙濬身死之后家中一切事务皆由长孙淹打理,西域之事更是出自他一手谋划,如今这般后果,他如何不惊慌失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