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f7cs熱門都市小说 迷途的敘事詩 愛下-第九十四章 久違的記憶相伴-it08x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蕾缇希娅放下手中的菜单,看着侍应生转身走开,轻轻的呼了一口气。
她其实不会日语,不过她体内的圣女贞德会,这是从者被召唤的时候,都会被赋予现世的常识,包括语言方面的听说读写等知识能力的原因,所以四舍五入也就等于是蕾缇希娅掌握了这门语言。
法国少女不知道是什么原理,就是发现这些以前从未学习过的文字,一看就懂,脑海里自然而然的浮现出思绪,知道它们代表的意思。
而当她想要说出那些文字的发音的时候,也是一样的机制,脑海之中思绪浮现,脱口而出的便是极其流利娴熟的异国语言了。
——真的是非常神奇,像是魔法一样,虽然并不符合少女幻想的画风,但是更为神奇无端。
蕾缇希娅兴致勃勃的翻阅着日文菜单,体会着这种莫名其妙的就会了一种外语的新奇感觉,但是这份新鲜感也很快就已经过去,再加上食物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这么快上桌,而她又已经特别饿了,所以实在有些撑不住。
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顺便安抚一下自己抗议的胃部,她东张西望的四环顾望着,打量着这家西餐厅的环境设施,紧接着便理所当然的注意到了就在边上的不远处,坐在靠窗位置的那个黑发少女。
那种华贵优雅的贵气,真的是很吸引人的眼球。
再加上其边上还趴着一头白色大狗,按道理来说,任何人只要在走进餐厅的第一时间,就应该立刻注意到这一桌才对……
蕾缇希娅顿时抿了抿嘴唇,她发现自己所在的这一片的就餐区域都是空荡荡的,仅有的四五桌客人都挤到了另一边去了,不知道是因为那个公主一般的黑发少女的高贵气质,而感到自惭形愧,亦或者是慑于那头巨型狼犬的潜在威胁。
貌似也就是刚刚的自己什么都顾不上,直到现在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奇怪的氛围吧?
法国少女有些下意识的注意起来,毕竟在冬木市这里突然遇到这样的一个西方贵族公主一般的女孩子,本来就值得多加关注,更何况是在这么一个节骨眼上,出现在冬木市的外国人。
蕾缇希娅也不是迟钝的人,当然会有所怀疑。
不过意识里的圣女贞德却是一直都没有说什么话,让她认为应该是自己多疑了。
实际上,一直都在通过蕾缇希娅的视角,观察着外界的圣女贞德也是觉得非常头疼,她自然已经完全看破了那个黑发少女的底细,毕竟无论是“天启”还是“真名识破”,她作为圣人的能力都能够在这方面起到极大的帮助。
也不仅仅限定只有圣杯战争的场景,或者面对从者英灵的时候,才能够发挥作用。
但正因为完全看破了那个黑发少女的真实,所以贞德才什么都没有说。
因为蕾缇希娅真的只是一个女高中生,没有什么经验城府可言,直接告诉她的话,她反而可能会表现得不自然,还不如让她什么都不知道,扮演好一个普通人的角色就是了……
回到過去 九紫
贞德也可以接管身体,但是那样的话,必然会导致从者的力量和气息上浮。她判断在这个时候打破伪装,所带来的风险相对来说会更大,至少现在那个吸血种还完全没有在意,也没有发现蕾缇希娅有什么问题。
可是要是让她突然察觉到近在咫尺的人气息发生剧烈变化的话,搞不好就会直接杀机暴起呢?
另外一边,爱尔特璐琪·布伦史塔德依然是在耐心十足的继续等待着自己的骑士回来,她当然察觉到了法国少女对自己小心翼翼的偷瞄。
不过这位黑姬殿下并不在乎,随意瞥了一眼也就不再关心了。
不多时,在餐厅门口处有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那是一个非常英俊的长发男子,他就像是一位贵族身边的管家一般,恭敬的来到黑发少女的身边,弯腰鞠躬低声说道:
“姬君殿下,我回来了。”
“布拉德卿……”爱尔特璐琪轻轻点头,对着称号为白骑士的男人平静的开口,“具体情况怎么样?”
虛無邪尊
“我和斯图卢特已经确认了,进入魔力风暴的内部之后,就反而观测不到魔力风暴的存在了,不过这座城市与外界的隔绝却是确确实实的,就像是一个看不见的巨大结界……”
大明提刑官
白骑士低声说道,将自己和黑骑士之前勘察确认的情报娓娓道来。
“这么说,我们都被困在这里,出不去了?”黑姬眉头都不皱一下,在进入魔力风暴之中,直接出现在冬木市这里之后,她基本上就已经隐约有了这样的猜测。
这很明显就是一个口袋般的陷阱,有人丝毫不加掩饰的张开了袋子,就将无数人一股脑的套了进去……包括她自己在内。
也不能够说是大家都没有考量,只是这个陷阱所有人都得跳,就算是明知道它根本就是把他们当弱智,甚至连伪装都不伪装一下,但是所有人都只能够又好气又好笑的捏着鼻子直接跳进去。
毕竟你不跳,别人就会跳,搞不好的话,那恐怖到可以扭曲整个世界的庞大魔力源就可能真的落入别人的掌控之中……无论是想要自己做成什么事情,还是阻止别人做成什么事情,这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就目前来说,是这样的,姬君殿下,这座城市目前只能进不能出……”白骑士布拉德也是颇感无奈的回答道,“屏障并没有实质性的界限,似乎更加像是固有结界的概念,我们找不到确切存在的地域边界……”
鬥球 煜飛天空
“有限而无边?”爱尔特璐琪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大概就是如此,不过斯图卢特现在还在城市周围的森林探索,他想要确认这个内部空间的具体区域到底有多大,目前发现最远能够抵达距离这座城市直径三十公里之外的位置……”
白骑士布拉德点点头,“而且他也是想要看看能不能抓住那些后面进来的人,那些家伙可能也会派人去最外围测量这些情报……”
一来是看看能不能借此发现进出规律,从而推断出这个结界的一些特性;二是想要看看能不能正好逮住一些有恩怨的敌人,从他们身上打听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嗯,没错,就是打听消息,先“打”了再“听”。
“那些圣堂教会的人或者魔术师吗?也是呢,他们的确可能掌握比我们更多的情报……”黑姬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对自己的两位忠诚的骑士的决定与行动表示赞同。
“请您指示。”
白骑士布拉德恭敬的侍立在她的边上,不再说话,既然情况都已经汇报完毕,作为属下的他现在自然只需要等待主人的下一步指示即可。
“……”
“……”
空气突然变得安静起来,爱尔特璐琪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她迟疑了好一会儿之后,才终于缓缓开口道:
“布拉德卿。”
“我在,姬君殿下,请您吩咐。”
“……你有钱吗?”
“……”
“……”
半分钟之后,白骑士布拉德匆匆离开了,他在离开之前信誓旦旦的拍着胸口表示自己会解决这么一个问题的,毕竟他虽然没有钱,但是想要获取一些金钱还是很简单的的事情。
直接去找本地人“借”一些就行,不好下手抢普通的无辜平民,那就去一些阴暗的街头巷尾钓鱼执法黑吃黑便是了……虽然作为死徒二十七祖之一,居然拉下脸皮去干这样的事情委实是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不过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毕竟布拉德自己也是觉得,像是姬君殿下这么高贵的人物,的确不应该做出逃单这种有损颜面的行为来。所以为了维护主人的尊严,作为骑士的他只能够一门心思的走上人生的阴暗面了。
超级交易师
注视着自己的白骑士的背影走出西餐厅,爱尔特璐琪长长的呼了口气,又若无其事的环顾了四周一圈。
然后便正好对上了那个金发麻花辫少女的眼神,后者连忙低下头去,举起菜单遮住自己的脸,手里的刀叉也动了起来,装作在吃东西的样子……这种拙劣的表现简直像是在刻意吸引别人的注意力,还不如不掩饰来得好。
爱尔特璐琪也是禁不住有些好笑,现在她一点儿都不怀疑这个同样是在这个敏感的节骨眼上,出现在冬木市的异国少女就是个普通人了。
最后的一丝警惕也轻轻放下,黑姬伸手轻抚了一下躺在边上的白色狼犬,大狗慵懒的发出舒服的呜呜声,将脑袋靠在少女的光滑如同象牙般的小腿上蹭了蹭。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嚣嘈杂的声响。
毒女不嚣张 爱上雨季
尖锐的警笛声从远到近,一辆警车在街道尽头快速的驶来,而在警车前方则是一道正在狂奔的身影的,速度快到已经超乎寻常……两者之间的追逐,理所当然的在大早上的城市之中掀起了一阵骚乱。
走到路上的民众纷纷惊呼,惶恐慌乱的四处避让,但仍然是避之不及,被那道狂奔着的身影狠狠推搡出去,失去平衡,碰撞倒地!
骚乱在整条街道上蔓延扩大,惊呼叫喊的声音此起彼伏。
“咦?”
爱尔特璐琪的瞳孔微微收缩,她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问题所在,那个引起骚乱的暴徒明显是一个吸血种,狂奔之中也在不断地咆哮着,张开血盆大口,露出长度惊人的锋锐犬齿。
不知道是不是被饥饿所折磨,被吸血冲动驱使着做出了这样不智的行为,亦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而暴露了。
但是尽管实力不强,然而可以在日光之下随意活动,却反而说明了其在肉体上所拥有的罕见潜质……
而且这个实力不强是相对来说的,黑姬自然不在意这种可以随手抹去的杂草,可是这样的一个危险生物对于冬木市的普通人来说,却应该是一个极其可怕的人形凶器才对。
光是那挥拳舞掌之间的狂暴力量,就至少足够直接将人类的胸骨擂断,将内脏砸得稀巴烂……可是现在呢,尽管这个低劣的吸血种在疯狂的狂奔冲刺,一路上试图撞飞挡路的所有人,在人群之中杀出一条血路来。
无界至尊
实际的结果却是,很多行人都只是被他推搡碰撞倒地,虽然有人痛呼出声,但是却没有出现伤亡。而且警车在狂追这一点就不说了,行人民众们的惊慌失措也貌似有些问题,引发的骚乱也比预想之中小得多。
仿佛他们都没有能够看清楚那个面目狰狞,爪牙锋利的怪物的真正形象,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根本就不是人类似的。
反而是受此拖累,狂奔之中的吸血鬼的速度变得越来越慢,身后的警车眼看着就要追上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爱尔特璐琪迟疑了一下,按捺住了刚刚想要出手镇压这场让她不悦的骚乱的想法。
下一刻,警车在前方一个漂移,硬生生的横在不远处的空旷十字路口上,两个冬木市的警察迅速的开门下车,拔出了手枪,色厉内荏的大喝起来——
“举起手!”
“抱头原地蹲伏!不准动!”
“再一次警告!”
并没有什么作用,在他们眼中的“暴徒”虽然下意识的停了下来,但仅仅只是一瞬间而已。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继续这么跑下去不是办法,又或许是已经无法理智的思考,这个吸血种嘶吼着就向前猛地扑出去!
那惊人的身体运动能力,在这一刻彻底展示出来,比之猛兽扑杀猎物还要凌厉的气势。
—————
那两个警员心中一颤,也是下意识的在同一时间,扣动了扳机。
砰!
砰!
接连两声枪响,黑姬心中警铃大作,她的感知在这一刹那间,捕捉到了一股恐怖无比的气息,仿佛有什么怪异的规则概念在这一刻降临到了那两个警员的身上,暴戾的席卷掀起了四周大源之中的魔力!
规则的余波宛若神圣序曲的交响,伴随着震耳欲聋的枪声迸发,交织着扩散开来。
然后……那个肉体潜质不低的吸血种在飞扑的半空之中,身上突兀的迸出两朵血花!
他一头扑倒在地上,张开大嘴,发出无声的惨嚎,整个身体都痉挛着抽搐起来。
龍少 我佛慈悲
没有被无条件的秒杀,但是效果就像是被「锁定」为普通人中枪后的结果一般,即使是没有被打穿大脑心脏等致命部位,也是直接重创,生命力迅速的流逝着……如果不及时抢救的话,死亡仍是唯一的结果。
“概念武装?”
爱尔特璐琪眯起眼睛,警惕的看着那两个警员,难道是教会的人伪装的冬木市执法者?
直接把吸血种的不死性以及复原诅咒给无效化的两枪,极其致命的恰好打出了暴击伤害,完全就像是圣堂教会的那群恶心家伙使用的底牌,他们在处理吸血种的时候就经常需要使用这种王牌手段。
因为活于概念者灭于概念,通过积累的历史、传说或者仪式等来为武器赋予意义,比方说是对“不老”的存在写上“寿命”这一思想,将其存在形式给无效化等,就能够以概念的重量来打倒对手。
——这是圣堂教会的重要撒手锏。
再考虑到这座城市本来就是一个巨大的陷阱,爱尔特璐琪自然是一瞬间就联想了非常多的东西。
君宠鬼医大小姐
不过出乎她的意料的却是,那两个警员也像是吓呆了一样,手忙脚乱的打电话叫救护车,同时语无伦次的呼叫总部。仿佛刚刚他们也是迫于压力开枪,同样也是第一次真的遭遇到这样的事情一般。
尽管她没有放下警惕,体内的魔力还已经蓄势待发,可是接下来在她的观察注视之中,却是一直都没有出现什么包围伏击之类的戏码。
一切都是规规矩矩的进行着,包括对民众的疏散解释,警方人员后续赶到现场发表说明,还是紧随而来的救护车将明显已经没救了的吸血种抬上车拉走……
黑姬满头雾水,越发的搞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了。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白骑士布拉德卿一直都没有回来,去搞点钱需要花费这么长的时间吗?
……
……
柳洞寺。
魔术师坐在山门上,抬头看着碧色的青空。
“朱红之月,再次降临?”
他有些头疼的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眉心:“还是算了吧,降临的怕是来自领域外的魔神吧……梅法拉,这个名字我总算是想起来了。”
蝶淚之心向何處 冰影藍蝶
要不要阻止?
还是说顺水推舟让祂借此机会挣脱出去?虽然会有风险,但总比一直困在自己体内的风险要小一些,而且可以考虑借此机会将祂困在新的容器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