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15n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仙師無敵討論-第一千六百章 回到異界(七)鑒賞-zl3pu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
宁静安吃了四副药之后,又过来了,这次她没有带女儿来。
一进门,宁静安就笑容满面的冲庞小南打招呼,“庞医生,你的药真是神了,我已经没事了,完全好了。”
庞小南看了看宁静安的气色,笑道:“确实是好了不少,不过,你那是久病,还得再调理一下。”
庞小南没有给宁静安再开方子,而是告诉她,她平日的虚劳并没有完全痊愈,但是这汤药不用喝了,不能总喝汤药,每天用生怀山药细末,也就是这个怀山药粉,煮粥,就把它熬成糊糊,然后放里边一点白糖当点心每天服,每天喝。
把山药磨成粉末、细末,当然现在有卖山药粉的,给它煮成糊糊,或者开水一冲,冲成糊糊,少放一点糖,每天吃,特别好吃,当点心吃,当茶饮吃,坚持下去身体会慢慢恢复的。因为怀山药有大补肺、脾、肾三脏的作用,其实就单服生山药末,就能够治很多大病。
宁静安这次是真的信服了庞小南,所以庞小南告诉她的办法,她没有任何怀疑,就高高兴兴的走了。
朱之检问庞小南,“庞医生,现在这虚劳的人可不少啊,这可都是华医才能调理的症状。”
庞小南点了点头,说:“确实如此,现代社会压力大,人一过中年就什么病都出来了。老人因为什么原因虚劳,饮食不进,不吃东西,特别虚,容易得各种各样其他的病。”
庞小南告诉朱之检一个病例,有个人得了神志方面的病,总要去医院,总怀疑自己得肿瘤了,总怀疑得病,越来越害怕,晚上不睡觉,白天惊恐不安,这是一种抑郁症,不吃饭,人瘦的骨瘦如柴,这时候这病就特别难治了,因为你到心理医生那心理医生都怕,因为太烦人了,去检查说没事,回来以后过几天我可能又得什么肿瘤,又去医院检查,一上医院就能睡好觉,所以这种病特别可怕,西医对此是无解的,因为他没有任何治疗的方案。
中医的调理也很难调理,因为他连饭都不吃,喝汤药,一喝身上各种乱七八糟的反应出来了,怎么办?要想办法,第一养血,用点养阴血的药,比如炒酸枣仁、龙眼肉等等,给他晚上吃,每天安神,然后中午的时候两调羹的怀山药粉末,冲水,坚持每天中午喝,结果喝着喝着老人慢慢恢复了,现在身体康复,面色红润,吃饭都没问题,每天出去走路,全都恢复了,像这种情况恢复效果之好都超出想象。
又来了几个病人,庞小南都交给了朱之检,然后自己出去科室溜达了一下,正好碰上了宋怀德。
“主任,巡视工作呢?”庞小南笑着迎了上去。
“哎呀,庞医生,哪敢巡视你啊,”宋怀德笑嘻嘻的拉着庞小南的手,“自从这个华医科开办以来啊,这生意可是蒸蒸日上,我们可是都要感谢你的福报啊。”
“哪里哪里,”庞小南连连摆手,“我可没做什么,这一切都是那几位老先生在撑门面,你看我那里,很少有人问津啊。”
庞小南说的是实话,虽然医术高低不能以年龄论,但是病人还是相信老先生。
“诶,话不能这么说,要是没有你,华医科也不能开办,再说了,你又不让医院打广告,要不然你的名气早就出去了。”
本来东力军校附属医院要给庞小南好好宣传一下的,结果庞小南自己不肯,如果真的搞到满城风雨,庞小南怕找他看病的人会排起长龙,这他哪里吃得消。
和宋怀德聊了一阵,庞小南就回了自己的诊室,朱之检虽然早就可以独立行医了,但是病人如果看不到他庞小南,会有怨言的,毕竟挂的号是庞小南。
“庞医生,你回来了,这个病人你来看看。”朱之检告诉庞小南,眼前的这个女人是来看不孕不育的。
朱之检仔细的检查了病人的身体,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不良状况。
挂名王妃
庞小南拿过病历本看了一下,病人叫木荣英姿,36岁,有过堕胎史。
“堕过几次胎?”庞小南放下病历本,扫了一眼木荣英姿。
这是一个很有福相的女人,脸色红润,五官都很饱满,不能说多么的惊艳,但是看着很舒服,娶妻当如此。
“就堕过一次。”木荣英姿转身看了看诊室的大门,大门是敞开的。
庞小南了解了木荣英姿的意图,“朱医生,麻烦你把门关一下。”
很多女患者讲自己的病情的时候,尤其是比较隐私的话题,都不喜欢有外人在场。
“你没有问题,是你丈夫的问题。”庞小南直接给木荣英姿下了论断。
“可是我丈夫去西医做了各种检查,都没有问题啊?”木荣英姿不相信庞小南的判断。
西医对男性不育的检查是很完善的,各项指标都会检验出来。
如果木荣英姿的丈夫去检查了没问题,那问题就出在木荣英姿身上。
“你肯定也做了检查吧,查出什么问题了没有?”庞小南看着木荣英姿,这个脸蛋,怎么都不像是生不出孩子的女人,还有她那饱满的臀部,无不显示着旺盛的生命力。
木荣英姿摇了摇头,无奈的答道:“我也没检查出问题。”
絕世最強至尊
“这就对了嘛,问题出在你丈夫身上。”庞小南还是坚持自己的判断。
“那医生,我带我丈夫过来给你看看,行吗?”木荣英姿露出了一丝渴望。
“可以,不过我不担保能治好他。”庞小南早已知道这个情况的根源。
“无论如何,请你帮帮忙。”木荣英姿走了,从背影看,她还是一个背影杀手。
“庞医生,你怎么那么肯定问题出在她的丈夫身上?”朱之检刚刚观察庞小南的诊断,他一没把脉,二没问诊,就直接断定木荣英姿没有问题。
“朱医生,你看她的面相,认为她会有问题吗?”庞小南看着朱之检,反问了一句。
“看面相是没有,”朱之检摇了摇头,望闻问切,望气是华医的基本功,“但是,有些病症还是看不出来的吧?”
朱之检做了这么多年医生,虽然也熟悉望闻问切,但是有时候还得依靠一些西医的检查手段才能确诊。
“不,一个好的华医,应该能见微知著,任何疾病都是能够望出来的。”
庞小南看病,如果不是病人要求,基本上望一望就知道了原委。
之所以还要把脉,问病情,是让病人心里舒服。不然很多病人挂个号进来,你就望了他一眼,就告诉他得了什么病,然后开了几副药,病人心里不踏实,觉得这个钱花的不值。
现在的病人,宁可多花钱,也不愿意莫名其妙的治好了病,就算你治好了他,他会觉得不是医生的功劳。
中午的时候,庞小南在食堂打饭,接到了琼苑青发来的一个信息:“吃饭了吗?”
信息是经过飞隼发过来的,庞小南就顺手拍了一个图片过去,图片是他中午的打的菜式。
“你这是在食堂吃饭吗?”琼苑青看出来图片里的场景。
“是的,饭菜还不错。”东力军校附属医院的食堂,分为病人食堂和医生食堂,医生食堂的伙食还是不错的。
几年前,东力军校附属医院把食堂进行了改革,按照高科技企业的标准,加强了食堂的供应水平,让医护人员都爱上了这里的饭菜,这次改革的功臣,还首推当时的后勤科主任宋怀德。
“你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饭表示一下谢意。”琼苑青开门见山道。
“真的用不着。”庞小南渐渐的不喜欢出去吃饭了,尤其是和只见过一次两次的人。
庞小南很久都没有收到琼苑青的回信,当他舀起一勺罗宋汤的时候,手机响了。
还是琼苑青:“请给我一个机会,我不想欠人情。”
琼苑青也许真的不知道怎么和男人说话,庞小南决定难为一下她:“你如果真的想请我吃饭的话,我不想去外面吃,你做我就吃。”
庞小南心想,你这样的女人,应该是不会自己做饭的吧。
谁知道琼苑青很快就回复了他:“好。”只有一个字,已经表示了她的态度。
庞小南无可奈何的把最后一口汤喝完,把餐盘放到了回收篮子里。
下了班之后,庞小南信步走到了琼苑青住的小区。
这是个高档小区,没有人引路还进不去。
不过远远的,庞小南就看到琼苑青在门口等着,她太好认了,也许她是这个小区最靓的女子。
琼小黑早就冲了过来,庞小南俯下身子把琼小黑抱了起来。
“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庞小南发出了脑电波。
“是啊,我还以为主人带我下来遛弯,原来是来迎你。”琼小黑伸出舌头舔着庞小南的手掌。
“她非要请我吃饭,我心想还是给她个机会,不然她老是对我念念不忘就不好了。”庞小南捧着琼小黑往前走,笑着和琼苑青招了招手。
“去哪里吃饭,有什么好吃的?”琼小黑关心的还是肚子的问题。
“去你家啊。”庞小南心里在盘算,这琼苑青到底会不会做饭。
“去我家吃饭?吃外卖吗?”琼小黑在家里从来没见过琼苑青自己做过饭。
“不会吧,你的主人真的不会做饭啊?”庞小南挠了挠头,还真的被他猜中了。
“那倒也不是,有时候她会煮个泡面。”琼小黑记得那泡面的滋味,闻着是真香,可是琼苑青不给它吃。
庞小南转眼走到了琼苑青的前面,说:“你家里准备菜了吗?”
琼苑青窘迫的低下了头,眼睛看着别处说:“还没呢……正准备去买。”
庞小南叹了一口气,毫不留情的抱怨说:“这就是你的请客之道了。”
不得已,庞小南只得陪着琼苑青去了旁边的一个超市。
在超市门口,庞小南对琼苑青说:“要不你去买菜,我带着琼小黑在外面转转。”
“可是……”琼苑青看着琼小黑,“可是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
“你会做什么就买什么。”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我喜欢吃什么,你也得会做啊。
“可是……”琼苑青还是有些窘迫,“我只能做熟,至于好不好吃,我也不能保证。”
庞小南拍了一下额头,做了个请的姿势,“来吧,我带你买菜,你负责买单。”
两人一狗,进了超市。
一进超市,琼小黑跑的可欢了,“我要吃肉,主人。”琼小黑冲庞小南吠了两声。
狗的嗅觉就是灵敏,琼小黑很快就跑到了肉食柜台。
“你去给琼小黑买东西吃吧,我负责买人吃的菜。”庞小南指使琼苑青带着琼小黑走开了。
既然是琼苑青请客,庞小南也没帮她省钱,食材都捡最贵的买。
什么和牛、鱼子酱、大龙虾,统统都来一份。
出超市一算账,光是这些食材,就花了琼苑青好几千,不过琼苑青眼睛都没眨一下。
不愧是开美容医院的,庞小南心想这女人不知道在女人身上赚了多少钱,也许这点食材钱只拉了一个双眼皮就赚回来了。
琼小黑在路上对庞小南说;“主人,你可是第一个去我家的男人。”
庞小南轻轻的踢了琼小黑一脚,“说了别叫我主人。还有,我可不想去你家,是你的主子非得请客的。”
琼苑青家住在17楼,她打开门的那一刻,庞小南看到里面收拾的很整洁,不愧是做美容行业的,不光在外面光鲜亮丽,家里也是一尘不染。
但是琼苑青把菜提进厨房后就犯了难,有些一筹莫展。食材是好食材,可是她完全不知道如何下手。
庞小南看她在厨台前面站了半天,就知道她遇到了困难,于是他毅然决然的进了厨房。
“怎么,不会做?”庞小南望着眼前这个只会赚钱的女人,心里就有点幸灾乐祸。
琼苑青一身松紧适度的慢跑运动服,把曲线勾勒的淋漓尽致,不过庞小南没有看她那高低起伏的曲线,而是盯在了那一堆他精心挑选的食材上。
“你出去吧,等我来。”庞小南把琼苑青赶出了厨房,开始大显身手。
琼小黑一直在厨房里围在庞小南的脚边走来走去,庞小南有时走两步还会不小心碰到它。
“我说你别在这里碍事好不好?”庞小南用脚尖踢了踢琼小黑。
“老大,”自从庞小南不让琼小黑叫他主人,琼小黑就改了个称呼,“你做什么好吃的,那么香喷喷的,给我尝尝。”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投资好文]
“你不是有吃的吗?”庞小南丢了一小片和牛给琼小黑,“来,给你试试顶级的牛肉。”
琼小黑一口就把那片和牛吞到了嘴里,然后吧嗒吧嗒嘴,“老大,太少了,我都没试出味道来。”
“行了啊,一边去,你主子买给你的东西确实比人吃的还高档。”庞小南刚刚从超市出来看了看琼苑青给琼小黑买的狗粮,一点不比这顿饭便宜。
在庞小南的驱赶下,琼小黑一声哀怨的叫声出了厨房。
“快过来小黑。”还是琼苑青爱护自己的孩子,把琼小黑抱到了怀中,喂了它一块饼干。
当庞小南端着一盘又一盘的精美菜肴放到了餐桌上,琼苑青的眼睛都亮了。
刚刚庞小南在厨房的时候,那香气就已经很诱人了,这看到了实物,简直更是赏心悦目。
枭王乖乖来接招 小妖米修
“不好意思,还得让你亲自下厨,本来应该我来做的。”
“哎,本来我就是随口一说,我估计你不会答应在家里请客的,没想到最后还是我来做饭,这是我自作自受。”庞小南自嘲的夹起一块牛肉试了试火候。
“好久没做这么高档的食物了,凑合吃吧。”庞小南解下了围裙,这是一条粉红色的围裙,一看就是女人穿的,不过庞小南穿着倒也洋气。
“那我就不客气了。”琼苑青迫不及待的拿起了筷子,“对了,要不要喝点酒?”
“算了吧,孤男寡女的。”庞小南没有理琼苑青,直接掰了一个龙虾的钳子开始吃起来。
两个人忙着吃菜,也没顾上说话,在庞小南看来,这琼苑青也似乎是好久没吃过这么丰盛的晚餐了,吃的满嘴流油,根本没有顾及淑女的形象。
看着桌上的碟子风卷残云般被消灭了个干干净净,庞小南心满意足的瘫倒在了椅子上,对琼苑青说:“饭是我做的,你负责洗碗,另外,泡茶你会吧?”
“会!”琼苑青奋力的点了点头。
庞小南走到了沙发那里坐下,琼小黑一个跳跃就上了他的腿,“老大,你们吃什么吃的那么香,我好久没看到主人吃的这么开心了。”
“那当然,你得看看厨师是谁啊?”庞小南对自己的厨艺还是有把握的,最高档的食材,往往只需要最朴素的烹饪方式。
这顿饭,其实那些高档食材都没怎么烹饪,吃的就是原汁原味,不过庞小南还是搞了几个下饭菜,庞小南看到琼苑青吃了两碗饭,小肚子都凸起来了,好像怀了三个月的孕妇。
很快,琼苑青端来了一杯茶,“你喝茶,我去洗碗收拾桌子。”
庞小南接过茶杯说:“你忙着,我坐一会儿就走。”他准备饭后出去散散步。
“啊?”琼苑青捋了捋散落在额头的一丝秀发,有些不自然的说,“这就走啊,你再坐一会儿,我很快就好。”
说完她急忙起身往厨房去了。
庞小南望着琼苑青的背影,琼小黑在一旁插嘴,“老大,你这都看不出来,我主人是要留你啊。”
庞小南拍了拍琼小黑的头,“就你聪明。”
庞小南决定留下来了等琼苑青洗了碗再走,一是要消化一下,再一个吃完就走,好像也是不太礼貌。
庞小南拿出手机看了看,飞隼上有很多未读信息,像张窈的,熊珺珺的,还有赵思佳佳的,总之都是些剪不断理还乱的人,他决定不去理。
从灵修界回来之后,他就只见过王议员一个熟人,还有医院的那帮人,其他人都不知道他回来了。
“就这样吧,大家都认为我消失了最好。”庞小南知道王议员不会把自己穿越的事情说出去,所以他现在是自由身,如果一旦回了哪个人的信息,他将会不得安宁了。
不过庞小南从大家的朋友圈的动态可以看出来,没有了他的世界,大家都过的很好,这说明他的离开是正确的。
未接电话里,频次最高的是庞小南的母亲,儿行千里母担忧,老是联系不上庞小南,楚香兰确实很着急。
但是楚香兰知道庞小南是做大事的人,所以也没有急吼吼的跑来华海市找他。
当然了,庞小南交代过王议员,帮他多看住一下他的父母,那毕竟是他在这个世界名义上的父母。
琼苑青很快就收拾完了,迈着大长腿走到了庞小南的身边,有些不自然的坐下了。
“不好意思啊,还让你下厨做了一顿饭。”
庞小南看向琼苑青,因为刚刚饱餐一顿的缘故,她的气色更好看了。
“能给美女效劳,不胜荣幸。”庞小南决定逗一逗琼苑青。
果然,琼苑青的脸红了,被男人当着面恭维,还是在面对面的情况下,又在自己的家中,琼苑青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
琼苑青的头转向了一边,不敢看庞小南,琼小黑在一旁插科打诨,“老大,没想到你撩妹这么厉害,三言两语就把我的主人搞的不好意思了。”
“这就不好意思了,那以后她还得了,比我厉害的渣男可多了去了。”
庞小南决定缓和一下气氛,“那个,我还是走吧,饭后活动活动。”
庞小南站起了身。
“这就走吗?”琼苑青转过脸来,指着茶杯道,“茶还没喝完呢,这可是我托人从东边搞过来的上好的绿茶……”
琼苑青也不知道说什么留庞小南了。
“哦,对,茶不能浪费。”庞小南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好了,谢谢你的款待,以后我们就互不相欠了。”庞小南放下茶杯,冲琼苑青笑了笑。
“我送你下楼吧,正好,我也带小黑下去溜溜弯。”琼苑青终于找到了一个理由。
琼苑青打开门,琼小黑一溜烟就跑了出去。
在电梯里,琼苑青问庞小南:“你是厨师吗?”
“你看我像吗?”庞小南反问道。
“不像,”琼苑青摇了摇头,“但是你的厨艺为什么会这么好?”
“熟练而已。”庞小南心想你要是每天回来自己做饭吃,你也能练一手好厨艺。
“你住在哪里,需不需要我送你?”出了楼房的门,琼苑青又问道。
“不要了,我散步回去。”
“那我送你出小区吧。”
小区并不大,没几分钟就到了门口。
门口的保安看到琼苑青,热情的招呼道:“琼小姐,出去散步啊?”
庞小南看的出来,这个保安的眼睛里有一些热切。
琼苑青挤出了一点笑容,嗯了一声,眼光并没有往保安那边看去。
“小狗真可爱。”保安又补充了一句,希望得到琼苑青的回应。
不过琼苑青却快步的走出了小区的大门。
“老大,那个男人每次都很热情呢。”琼小黑迈着坚实的步子,昂头挺胸的走在水泥地面上。
“我看的出来,你的主人这么美丽,自然是有很多男人要表现热情的。”
庞小南转过头对琼苑青说:“那我就告辞了,感谢你的款待。”
柯南之工藤希 曉月.淚
“哪里,谢谢你做饭给我吃。”琼苑青还是有些不自然,虽然她已经和庞小南相处了一个晚上,但是就是学不来如何和男人打交道。
伊人如梦莫相识 柠小萌TEL
临走前,庞小南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了一句:“琼小姐,恕我直言,你的身体有点问题,最好是去医院看看。”
“啊?”琼苑青没想到庞小南会说出这样一句话,但是很快她的脸就红了,因为庞小南说出了她的一个痛楚。
“没别的意思,我是医生。”庞小南见琼苑青又脸红了,连忙补充了一句,因为那个毛病确实会让女孩子不好意思。
“哦,”琼苑青这才知道庞小南的职业,“我去看过了,可是没有什么起色。”
“最好是找个华医看一看,你这种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以后会很麻烦。”
庞小南挥了挥手,“行,我先走了,再见。”
“老大,你什么时候再来看我?”琼小黑在后面叫了几声。
“该来的时候自然会来。”庞小南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琼苑青再次注视着庞小南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她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心里也有些怪怪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感觉她说不上来,只是有些心律不齐。
第二天庞小南到医院的时候,木荣英姿已经在诊室里等着了,她的身边有一个男人,庞小南猜测应该是她的丈夫。
“庞医生,昨天我听了你的建议,今天把我的丈夫带过来了。”
庞小南笑了一下,坐到了位子上,然后对木荣英姿说:“你先回避一下,我跟你丈夫有些男人之间的事情要聊一聊。”
“我是他妻子,有什么情况我不能知道吗?”木荣英姿的脸色有些担忧,那丰满的嘴唇微微张开,显得有些焦急。
“夫妻之间也是有秘密的。”庞小南坚决让木荣英姿离开了诊室,然后起身把门关上了。
木荣英姿的丈夫叫洛布桑,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从外表就看得出来,一身名牌的衣服恰到好处的把那份成功的气质给衬托了出来。
“医生,我的身体你没毛病啊,什么检查都做了,各项指标都正常,为什么你要跟我妻子说生不出孩子是我的问题。”
洛布桑的口气有些威严,这是他长期训斥下属练就的功力,虽然这是在医院,但是医生也不能信口开河,说他不行。
在庞小南的眼里,洛布桑虽然表面光鲜,不过他已经没有了生气,眼神涣散甚至有些空洞,这是一个纵欲过度的男人发散出来的神色。
“洛布桑先生,我问你,你是不是很排斥和你的妻子同房?”庞小南没有任何的开场词,直接问到了问题的关键。
“没有啊,我妻子任何时候想同房,我都是很配合的,但就是生不出来,这也不能怪我,我的指标可是正常的。”
洛布桑的辩解很有力,他是那种有理就声高的人。
“先别去管指标了,”庞小南看着洛布桑的眼睛,生生的把他的嚣张气焰压了下去,“你在外面有人,我没说错吧?”
一个生不出孩子的男人,还能表现出这样的干枯神色,没有外遇就奇怪了。
而且庞小南判断,洛布桑的情人还不止一个,不然不可能把他掏的这么空。
“你说什么?”洛布桑有些生气了,“你不要胡说,我怎么可能外面有人,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医生你就可以不讲证据,你这是在破坏我的家庭,我还说为什么我的妻子要带我来看病呢,原来都是你撺掇的。”
重生之無悔壹生 悲傷的老牛
“洛布桑先生,请你冷静一点。”朱之检在一旁听的也是有些心惊胆战,庞小南看病就看病,去扯人家的私事干什么,而且还是没有一点证据的情况下。
“洛布桑,”庞小南深吸了一口气,“我是在给你治病,你应该知道,有些情况是不能够对医生隐瞒的,否则,谁都治不好你。”
庞小南的声音不大,但是威力不一般,加上他凌厉的眼神,洛布桑很快就败下阵来。
“对不起,庞医生,请你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我的妻子。”
洛布桑坦白了自己的情况,他确实有几个情人,基本上都是由自己的秘书发展来的,这些小秘书都只有二十多岁,各方面的需求都很旺盛,不管是金钱还是生理方面。
但是洛布桑自己已经四十多岁了,那些小秘书又实在是惹人怜爱,所以在满足了情人的要求后,他再也提不起兴趣和自己的妻子同房,每次都是草草了事。
但是一个男人,总不能长期没有儿子吧,他的事业,他的情志,他的基因,怎么可以没有人来继承呢?
真的到他着急的时候,他却无论如何也生不出儿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