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9ru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貞觀俗人討論-第860章 待漏院裏說秦琅閲讀-jefoq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长孙无忌坐在火盆边烤着火,一边吃着蒸胡饼,“真是令人不思相信,李大亮居然会犯如此错误。”
宫门外待漏院里,宰相们的休息室中,一众宰相们都很是唏嘘,南方平蛮本来一帆风顺,秦琅李大亮高歌猛进,杀的蛮子落水流水,本以为这蛮乱能很快结束,可谁知道,爱州刺史居然八千兵马尽没。
不是率领的安南羁縻蛮子八千,而是大唐精锐八千,这八千人基本占了大唐在安南一半的精锐。
消息一传到长安城,宰相们都震惊了,皇帝都惊的说不出话来。
贞观以来,大唐对外战争无往不利,擒颉利灭突厥,杀伏允亡吐谷浑,又兵发西域,攻灭西突厥肆叶护可汗,还不提秦琅在陇右打的羌人跪地臣服,党项、白兰诸羌纷纷归附。
好久没有过这种挨打的感觉了。
侯君集却有些兴奋,兴灾乐祸的道,“我早料到他们会有些败。”
浴血成凰
这话还没说完,结果长孙无忌诸相就齐齐怒目而视,让他剩下的话只能咽了回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高士廉叹气问,隋末时,高士廉因为卷入兵部侍郎斛斯政的叛逃高句丽谋反案中而被牵连,贬官交州任了个县主簿,对于安南那边的情况,算是宰相中除了秦琅外,最熟悉的一个了。
可他也对于此败,也是十分的奇怪。
八千精锐啊,怎么就全军覆没了。
长孙无忌摇了摇头,“李大亮和秦琅都对此战有详细的奏报,另外兵部的职方司,镇抚司、百骑司等都有调查报告,总的来说,这本来是不会败的败仗,张弼也非不知兵者,恰相反,张弼是一员猛将,战阵经验丰富。不仅隋末时参与中原混战,后来还打过突厥、平过吐谷浑等,此次天南蛮乱,张弼也是冲锋在前,屡立战功的。”
“要说怪就怪在这,那句町蛮在一个妇人率领下,却表现出惊人的战斗力,侬人河一战,他们表现出的已经完全不是一般蛮子的水平了,其斗志甚至能够超过突厥、吐谷浑等军,与张弼军不相上下。”
侯君集忍不住道,“这败仗不过皆因秦琅李大亮轻敌,张弼贪功冒进而导致,哪有你们说的这样,那句町蛮不过是群乌合之众,而且先前已经在左右溪大败而归,数败之下,早就成丧家之犬,惊弓之鸟了,哪还会有什么斗志决心?若非张弼贪功冒进,哪会有此之败?”
长孙无忌怒不可遏。
“姓侯的你也是带兵的将领,难道综合这些情报,你还不能正视敌人?你现在说这些话,除了攻击政敌外,你可敢说你有半分公道可言?八千将士血战侬人河,全军覆没,可他们也杀伤了两万余蛮军,给予了叛乱的蛮子沉重一击,迫使他们不得不弃巢而逃······”
高士廉也很不客气的对他道,“请尊敬为国牺牲的将士们,你也是军人出身,请不要辱没他们!他们为国牺牲流血,容不得你在后面侮辱。”
侯君集冷哼一声,“是非功过自有圣人评定,你们也莫因跟秦琅关系近,就这般为他摭掩。”
长孙无忌听够了,直接伸手指着侯君集,“一会我定要在圣人面前奏请让你侯君集去安南带兵平叛,给秦琅做副将!”
“到时到要看看你的本事,是不是也如你的嘴这般能说!”
因为先前西域的恩怨,侯君集与长孙无忌两人算是结下梁子了。
君與卿
“朝廷根本用不着一兵一卒,就一样能够招抚这些蛮子,本就没有战事,是秦琅他们故意逼迫蛮子挑衅而起的,现在只要圣人降一道安抚旨令,这事很快就能平息。”侯君集针锋相对。
“够了!”长孙无忌忍不住拍了桌子,“句町蛮、和蛮两部之前就屡屡堵截商路,抢劫商货,这次句町更是大胆狂逆,居然敢建国称王,这岂是一般的乱子?你侯君集还是不是大唐之臣?”
马周等也懒得理会搅屎棍一样的侯君集,“现在那边情况如何,秦相是否要求朝廷调兵南下?”
长孙无忌也不再理侯君集,正色道,“秦琅倒是没慌,说虽折了一员大将,损失一军精锐,但蛮子还反不了天。恰相反,经此一战后,现在句町蛮已经彻底伤筋动骨,无力回天了。侬氏已经带着残兵败将一路南逃,将句町巢穴也置之不顾了,秦琅如今已经基本上大致占领了句町之地,现在正加紧建设七州,修建要塞堡垒,屯兵移民,修建道路,对各个蛮寨加紧攻打招安,他还说在新年之前,能够让西道江以北蛮地皆平!”
“吹牛!”侯君集不屑。
密族之迷 爱的黑魔法
魏征问,“秦琅现在哪,李大亮又在哪?他们手上还有多少兵,还有左右溪垌蛮们是否已经安稳?”
“军队钱粮器械是否供应的上,将士们可否有怨言?”
“李大亮将一部留守八平城,自己退回西林州河口驻守,而秦琅现在则进驻侬人河。”长孙无忌吃完手里的蒸胡饼,拿手绢抹了抹嘴,马周递给他一杯茶,马周谢过接下,饮了一口,“如今西道江以北,基本上已无叛蛮主力,叛蛮主力皆已随侬金虎与孟谷悮等逃窜江南。现在秦琅他们正忙着扫荡江北诸蛮寨·····”
“钱粮这块,秦琅说暂时没有问题,西道江完全控制在朝廷手里,又有水师入河巡逻,粮船往来无忧,交州本是产粮地,又沿海产盐,所以盐粮都不缺,器械这块也还算充足,将士们士气倒还不错,总之,现在那边天气凉爽,倒是挺适合扫荡蛮子们。”
因为蛮子主力南逃,所以现在江北蛮子也不多,留下来的在被李大亮和秦琅狠狠的杀了一通后,现在已经有不少人也知道敬畏了,许多蛮子如今也不敢再负隅顽抗,反正顽抗也抗了不多久,因此如今大多已经是望风而降,很老实的接受编户齐民了,甚至秦琅召他们头人子弟前去效力,他们也都很听话,对于征召蛮丁筑城修路,也很配合。“
武极九天 浅枫君少
“秦琅说这一仗,打出了两千里蛮地,为朝廷打出了七州之地,倒是实话的。”
侯君集冷哼着道,“秦琅既然这么有本事,那他为何不趁胜追击,直接杀过西道江,把那边的和蛮句町蛮都一起解决了,再为朝廷开辟两千里地,增置七州啊?他们就是为自己的失败掩饰!”
马周等没理会他,都在思索这个结果对于大唐的意义。秦琅不是那种乱说话的人,他既然说局面已经控制,那定然如此,况且他就算说谎,镇抚司百骑司等也会揭穿,现在没有人站出来反对,就说明情况大抵如此了。
这确实是个好消息,若是因那一败,安南局势失控,那就会很麻烦。
朝廷虽然也能从各地抽调兵马南下,但别处的兵只怕难以适应那边的气候条件等,更别说这已入寒冬,此时调兵难下十分不便,而等兵马到了那边,估计就是年后,转眼就将是那边雨水连绵的季节,更不利平乱。
总之,若真到了要朝廷调兵南下平乱的地步,那局势可就真的难以收拾了。
好在秦琅掌握了局面,不需要朝廷派兵南下,还已经为朝廷新拓了两千里地,把句町蛮与和蛮孟氏部都打的逃过了西道江,而江北的二十七蛮部,如今因句町蛮与和蛮部的如此大败,也都已经很识时务的没敢乱动。
对于秦琅与李大亮的西进,都很配合听话,阿月部,合资部、哈迷部、七溪部、铁容甸部、纳楼部、惠么部、王弄山部、弥鹿部、弥勒部、楚雄部等现在基本上没卷入叛乱中。
————
其中南盘江以南,西道江以北的诸部,更是对挥兵到来的唐军恭敬无比,秦琅召见诸部首领,说要改土归流,编户齐民,这些人都没敢拒绝。
秦琅见他们如此识相,倒也没逼迫过份,设立了通海都督府,府下辖州县。
仍委诸蛮酋们担任刺史、县令诸职,秦琅亲自兼任通海都督,又委派一些军将出任诸州的长史、司马、参军等职,于都督府内各州紧要之处,驻军屯兵。
滇池昆州的西爨,曲靖的东爨,对于秦琅等率朝廷官兵进入云南境内,也保持了沉默,他们还各派子弟押送了一批钱粮来劳军,但却并没有发兵来配合。
侯君集皮笑肉不笑。
千年不變的愛戀 千千夢幻
“秦琅搞改土归流,搞出那么大的乱子来,现在都还没收拾好,现在又接着搞了?他就不怕把滇东南的蛮子们又都搞反了?就吹吧,什么望风而降,诸部顺服,若真有这么听话,那句町蛮怎么会反,和蛮怎么会反?真有那么大名头威慑,怎么西道江以南的和蛮部、棠魔部怎么就没望风归降呢?”
魏征捧着茶杯,若有所思,“得提醒下卫公,还是得悠着点来,先把句町蛮地平定了再说,至于滇东南的诸蛮部,暂时先不要去动,东爨西爨更不要触动为好。”
相比起爨氏来说,句町虽然历史久远,但现在啥也不是,在爨氏面前,只是小蛮子,爨氏才是真正的庞然大物,哪怕爨氏在隋朝时内讧分裂,可到如今,爨氏在滇地也依然是霸主。
若是把爨氏给逼反了,那才是大麻烦。
“秦琅知道轻重的,他虽然进入了滇地,但也止步到南盘江南,并未渡江北上,这条线也是如今爨氏的底线,双方如今都很有默契的以南盘江为线,秦琅对江南的诸蛮招抚,爨氏也是默许的,只要不过这条线,滇地爨氏就不会有事。”长孙无忌很自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