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ggwh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愛下-魔童哪吒2-第二百一十章:闡教崩裂分享-o4fci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人性都是自私的,圣人也不例外。
自打从太清圣人那里得知申公豹是导致阐教走向末路的罪魁祸首后,元始天尊并未后悔当年的决定,反而是对申公豹产生了极大的不满与恨意。
在他看来,就算是利用又如何?若非是他起了利用的心思,申公豹如今还只是一个卑微的豹子精,连扬名三界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获得如今的地位了。
从这方面来说,自己对他而言完全可以称得上恩同再造!
但结果呢,申公豹就是这么回报他的?如此忘恩负义之辈,难道不该杀,不该死?!
奇谈异事辑录
诛仙剑阵外,苏瑾脸色平静地望着元始天尊无能狂怒。
筆神 魔法師F
被一名圣人记恨上是件很恐怖的事情,换做其他人,即便是准圣巅峰也会寝食难安,心神颤栗。
可苏瑾心里并无多少惊惧,毕竟对于他而言,申公豹只是一层身份,还是一层随时可以换掉的身份,纵然元始天尊恨极了申公豹,大不了自己不要这个身份了便是。
更何况,哪怕没有元始天尊的记恨,封神大战结束后他也会离开这方世界,元始天尊的实力再强,也做不到跨越时空灭杀他。
……
……
天人速递 抖m殿下
天地间一共就六位圣人。
太清不出,元始,准提,接引,再加上大日如来勉强还有机会破掉通天教主的诛仙阵,但当女娲站到通天阵营后,除非太清现世,否则阐教一方再无取胜的可能。
这一点在场诸圣尽皆心知肚明,因而当女娲踏入诛仙阵后,准提接引二人相继收手,元始心中即便有再多不甘,也只能收起混沌幡,望着通天教主道:“师弟,你收了个好弟子啊!”
通天呵呵一笑,道:“还要多谢师兄成全。”
“悔不当初,悔不当初啊!”元始冷哼一声,正准备离开诛仙剑阵,带着一众门徒们离开,突然看到准提懊恼地拍着额头,大声喊道。
元始:“???”
事已至此,这家伙又要搞什么鬼?
“元始道友,我突然想通了一件事情,即便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再好,我也不该为了我们之间的情谊,就枉顾天下苍生,牺牲诸神,来成全你的那十多名弟子啊!”准提严肃说道。
元始脸颊猛地一抽,眸光冷厉地望着他道:“准提,你也要背叛我吗?”
“哪有什么背叛不背叛的,我西方教只愿站在正义这边。”准提说道。
“呵,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胜利者永远都是正义的。”元始道:“准提,你今日的言行本尊记下了。”
准提依旧是在笑着,不过却将目光转而望向阵外的一众阐教金仙们:“尔等以为在汜水关前死了那么多的神魔,你们身上的杀劫业力就会消退很多吗?从表面上来看,确实是如此,但实际上不然。
须知善恶终有报,哪怕有天道的因素在,尔等因一己之私,导致无数神魔惨死,这份因果,不会因为有天道因素在而减弱。
现在你们或许感觉不到什么,但过上一段时日,你们就能体会到这因果反噬的恐怖了。届时,你们又该如何应对?”
“准提,你在阴阳怪气些什么?”元始冷喝道。
准提看都没看他一眼,继续对一众金仙们说道:“好在,我西方教对因果业力的研究冠绝天下,可以帮助尔等化解这份因果业力……
不过不久前我答应过元始道友,绝不渡化他的门徒,我准提最守信诺,一言九鼎,因此尔等若是不想将来被因果业力困扰,现在便当着诸圣的面,退出阐教,加入我西方教中来吧……”
執劍寫春秋
“当着我的面拉拢我的弟子,准提,自今日起,阐教与西方教势不两立。”元始目眦尽裂,暴喝说道。
“元始道友何故如此愤怒?我违约了吗?”准提反问道。
元始天尊:“……”
“准提,别白费心机了,对于吾等金仙来说,阐教就是我们的家,哪怕再苦再累,我们也不会背叛家门。”广成子喝声道。
“那是你,不是别人。”准提轻轻一笑,望向人群中的文殊道:“文殊广法天尊,从封神之战伊始,你就被其余金仙排离在外,后来等你失败后,那些金仙们更是幸灾乐祸,不仅没人安慰你,反而更加明确的将你隔离开,以至于当封神之战开启后,你和一个透明人没有任何区别……
素手劫
如今封神之战即将结束,其余金仙们或许还能抱团取暖,但你能抱向谁呢?
为了你的将来,为了不再被排挤,退出阐教,加入我西方教吧,我现在就能许你文殊菩萨之位,在整个西方教内,仅在我和接引道兄之下。”
“文殊师弟,千万别冲动,做出什么遗憾终身的决定。”赤菁子沉声道:“我承认,我们是没有给你足够的关怀,但从始至终都没有做出任何伤害你的事情。”
“仅仅是不害人就想要得到对方的感激?你们阐教的氛围真有意思。”准提若有所指地说道。
元始天尊面沉如铁,冷声道:“文殊,有这么难以抉择吗?”
文殊抬头望着元始道:“有。师尊,不知从何时开始,阐教再也无法让我感觉到丝毫温暖了。待在阐教内,我就像是被捆绑上了铁索,封住了嘴巴,得不到自由,说不出话。师尊,我撑不住了……”
看着泪流满面的文殊,元始心中不断酝酿的怒气渐渐变成了最深沉的悲哀:“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师尊不知道吗?”文殊反问道。
元始天尊别过头去,道:“我以为,一些外在的东西并不足以击溃你的内心,你没有那么脆弱……”
“我很赞同广成子师兄说的话,阐教是我们的家。如是外人,纵然横眉冷指,我又何须理会,但面对这种家人的冷酷,我又怎能做到无动于衷?”文殊对着元始所在的方向跪倒在地,叩首道:“师尊,对不起……”
元始内心仿佛被割裂了,脸上却依旧淡漠,不再看文殊一眼:“还有谁,还有谁想要退出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