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m81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大唐孽子-第821章 野蠻生長的韭菜閲讀-lzj04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
古木阴中系短篷,杖藜扶我过桥东。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贞观十七年的春天,在一场春雨中到来。
李宽一身便服,带着程静雯去歌剧院看了一场紫霞亲自改变的《红楼梦》,然后往旁边的面包新语点了一些甜甜圈和饼干,再要了一壶红车,跟程静雯找了个位置坐下。
虽然李宽的知名度很高,但是在没有电视,没有照相机的年代,长安城中真正能够当面认出他的人,其实还不到百分之一。
再说了,也不会有人想到,堂堂一个楚王和楚王妃,会跟着普通人一样坐在面包新语里面品尝点心。
“来,不用客气,今天我请客!”
“怎么?今天你买的股票又涨价了吗?”
“是啊,都已经上涨了三成了,居然还在上涨。”
“那你还不赶紧卖?”
“我为什么要卖?还在涨价啊。”
李宽刚刚坐下,就听到旁边桌上一堆青年人,在讨论着股票的事情。
这几天,大唐交易中心里头,陆陆续续有七八家所谓的“公司”开始售卖股票。
一些看到这样运作“公司”居然可以挣钱的勋贵,也立马加入了这一场盛宴。
像是美洲开发公司这样的,还算是有点良心,人家好歹也算是模仿着东太平洋公司的模样,通过打广告,然后准备随便买一条船跟在“妖言惑众杨本满号”后面,勉强也算是在开发美洲,不是纯粹的白手套。
但是这两天开始,一些大家完全没有听到的“公司”,开始在大唐交易中心设立了办事处。
甚至一些人租赁不到好的铺面,直接就在门口摆了个铺位,卖着所谓的“股票”。
当然,大部分的百姓都没有那么傻,不会去买这种股票。
但是,架不住人家卖的便宜啊。
你一个银币一股,我只卖五百文钱。
如果还是不好卖?
第二天,直接换一个马甲,两百文一股!
再不行?
那就一百文!
反正人家也没想着做长久,捞一波就走。
“王爷,这股票的事情,让人感到一阵心慌啊。刚开始买的的人大部分都是商人,哪怕是亏钱了,基本上都亏的起。可是,慢慢的,普通百姓买的也越来越多了。如果出现一个什么意外,那可是会出乱子的。”
我的妙齡總裁老婆
“大乱才能大治!公司也好,股票也好,都是一个新东西。眼下的场景虽然会让一部分人的利益受到损害,但是对于推广股票这个概念,对于让更多的商家开始考虑售卖股票,是有很大的好处的。
神級主播
至于大唐交易中心里头的那些害群之马,总是有办法收拾他们的。除非他们离开大唐,否者吃进去多少,就得吐出来多少。”
李宽还没有出手整治大唐刚刚兴起的股票市场,是因为大唐的股票,实在是太原始了。
原始到几乎看不到后世股市的影子。
所谓的炒股,也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我听说东宫和魏王府都有人出面安排人在售卖股票,到时候你怎么收拾他们?人家也没有哪个地方违背了大唐律。”
程静雯虽然平时不大管事,但是并不表示她真的两耳不闻窗外事。
“让他们再疯狂一阵子,到时候大家就能真正的意识到股票价值,知道以什么标准去判断股票价格的合理性。至于东宫和魏王府,不需要本王去收拾他,他们自己就会收拾自己。”
李宽卖了个关子,没有跟程静雯解释的太具体。
今年可是贞观十七年,虽然因为李宽的原因,大唐早已不是历史上的大唐。
寵夫女王爺 紫飛玨陽
但是许多事情的发展轨迹,还是按照历史在前进。
结合楚王府情报调查局汇报的消息,李宽有理由相信,李承乾会在今年内对李泰出手。
而以他眼高手低的风格,大概率他是没有办法成功除掉自己的对手。
这么一来,他的储君之位,就算是彻底不保了。
至于李泰,猛然间发现自己立马就可以触摸到储君的位置,也变得虚伪无比。
法医异闻录 三生石3
到时候,大家才会发现,原来最不起眼的人,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王爷你提到的股票的好处,我也能够理解。但是无秩序的野蛮生长,到时候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肯定有人会把祸水往楚王府这个始作俑者身上引导。依我看,其实我们可以在交易中心旁边专门兴建一栋大楼,专门用来交易股票。
婚内有诡 白衣卿相
然后成立一个专门的机构,用来审核各个公司的股票发行资质,避免一些勋贵借着股票去从百姓手中圈钱,同时也是为了股票的长远健康发展。如今发行的公司,以东太平洋公司为首,基本上都是出海贸易和冒险的公司。
其实,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考虑让作坊城的而一部分作坊也重新在户部登记一下,变成一家‘公司’,然后也拿出一部分的股票出来售卖。这些股票,可以按照持股比例,每年可以分享公司挣到的钱。
当然,我们也要有专门的机构对发行股票的公司的账房进行专门的审核,免得掌柜们做一份假账出来坑人。这么一来,眼下的乱象应该可以得到很大程度的解决。”
程静雯的这话一出口,惊的李宽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到底我是穿越的还是你是穿越的?
“王爷,你……你觉得我说的不对吗?”看到李宽露出这么一个表情,程静雯脸上露出了一丝羞赧。
说实在的,这些东西也是她这两天临时想出来的,到底有没有用,她心中也没有谱。
“对!完全正确!静雯,这些东西,是谁跟你建议的?”
一直以来,武媚娘在楚王府中才是扮演着“女总裁”的角色,而程静雯则是贤妻良母一样的很是恬静。
如今,这角色似乎完全变了。
这让李宽很难相信。
“都……都是我这些天瞎想的!无规矩不成方圆,王爷你不是最在乎商业秩序和契约精神了吗?我觉得公司和股票也是一样的,只有立下了足够多的规矩,让大家在规矩之内操作,遵守契约精神,才是长久之计吧。”
看到李宽并没有否认自己的说法,程静雯变得自信了许多。
“瞎想的?”
李宽很是无语的看着程静雯。
观狮山书院商学院的那帮学员要是听到这句话,估计要郁闷的吐血了。
作为科班出身的他们,对于股票这个新鲜的东西才刚开始研究,根本就没有得出什么像样的建议或者理论。
结果,程静雯这里已经有看起来非常可信的方案了。
“其实也不完全是瞎想的,就是结合《科学》杂志里头的一些知识,还有我们府上每年各个作坊汇总上来的信息,我才提出了这些建议。”
“你说的那大厦,盖起来可能需要一点时间,但是其他的东西,完全可以开始着手,等过个十天半月的,差不多就可以推出来了。”
既然程静雯的建议已经很“现代化”,李宽就懒得再去制作其他的方案了。
有了大的方向,具体的一些细节,压根不需要李宽去操心。
王富贵这些大唐的商界精英,在制作细则的时候,比李宽这个半桶子水的“砖家”要靠谱多了。
超能平板 沙洲绝恋
……
彭志筠的发家,可谓是富有传奇色彩。
虽然他现在背靠汉王李元昌,但是早年的他,可以说是白手起家。
现在抱上李元昌的大腿也是有着一丝被逼无奈的成分在里头。
当然,目前来看,他们算是各取所需了。
“东家,这段时间我们单靠炒卖股票,已经挣了差不多一万贯了。我突然发现了一个快速挣钱的方法呢。”
彭志筠刚刚从五合居跟李元昌吃完饭回来,就看到老任来找自己。
“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已经挣了一万贯,这个速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快。老任,你的表现,我都看在眼中,你不需要再给自己施加压力的。”
彭志筠很是体贴的跟老任说道。
“东家,我没有什么压力的。”老任心中略微感动,“这股票的价格,太疯狂了。就拿东太平洋公司,现在两贯钱一股都已经很难买到了。我在想,我们可不可锁定一家股票价格还比较低的公司,然后大量的买入它们的股票。
到时候,我们再安排牙行的伙计们去当托,不断的哄抬这个股票的价格。等到上涨到一定程度之后,我们再慢慢的把手中的股票给卖出去。这么一来,我估计一个月别说挣一万贯钱,就是两万贯都不是不可能,甚至三万贯也不是梦呢。”
老任不愧是黄牛党的创始人,彭志筠的得力助手,眼光那是杠杆的。
就他这种行为,放在后世其实就是在股市里做庄。
虽然具体的行为有很多不同之处,但是意思却是完全相同的。
彭志筠听到老任的建议之后,也是愣了愣,居然找不到明显的毛病。
莫非,自己今年被财神爷眷顾了?
居然轻而易举就能够挣大钱?
“似乎可行啊!”
在脑中再次思索了下老任的提议,彭志筠觉得真的没问题啊。
自己的这种行为,用时下流行的说法,那就是纯商业行为,并没有强买强卖,更没有去欺骗谁。
说实在的,这段时间新成立的“公司”里头,又好些家都是勋贵放出来圈钱的,彭志筠对此看的很清楚。
但是他并没有跟着去挣这笔钱。
他很清楚,有些钱不是自己有能力去挣的。
否则,到时候吃进去了多少,只会吐出来更多。
“东家,如果你没有意见的话,那我可就去做了?最近挣的一万多贯钱,我全部都会投入进去,与此同时,我还会从账房上支取一万贯钱,然后立马去大唐交易中心,开始收购我看中的公司股票。”
老任看到自己的提议被采纳了,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去吧,别太贪心,只要挣了一倍的钱,就可以收手了。甚至形势不对的话,早点收手也行。”
彭志筠提醒了一下老任。
“放心,东家,这一次,不给您带回来五万贯钱,我老任这辈子就再也不碰股票了!”
老任觉得自己的计划简直完美的无懈可击,根本不担心会有什么危险。
所以,很快的,当他再次出现在大唐交易中心的时候,他就已经锁定了一家昨天才开始售卖的公司。
这家叫做西洋贸易公司的企业,是侯宝出面组建的。
对长安城勋贵很是熟悉的老任,自然清楚侯宝是侯君集的义子。
而侯君集没有亲儿子,侯宝这个义子的身份,自然就不一般了。
从某种程度上说,他就是侯家在商界的代言人。
当初为了财物,侯君集在高昌可是干出了私下侵占珠宝的事情,甚至还把两个绝美女子收入到自己身边使用。
人在外星 屈远志
所以当他看到大唐交易中心这里的股票如此火爆,立马就伸出了也要捞一笔的心思。
“侯掌柜,我要是一次性的把剩下的所有股票都买走的话,有没有优惠呢?”
既然已经锁定目标,老任自然是希望买入的成本是越低越好。
西洋贸易公司虽然不能完全算是一家存在于概念之中的公司,但是整个公司的船只加起来也不到十艘。
寵妻撩歡:老婆,乖乖就情
这还是侯家看着出海贸易很是火热,跟风搞得船队。
如今侯宝以这个船队为基础,一包装就变成了一家全新的公司,然后直接按三万贯的估值开始售卖股票。
“老任,你这倒卖门票是挣了大钱了啊?居然想起来要做我们西洋贸易公司的大股东啦?”
侯宝自然也是认识老任的。
不过,他显然不是很相信老任会把剩下的四成多股票全部吃下。
“再怎么挣钱,也没有侯掌柜您的西洋贸易公司来钱快啊。按照这几天的发展趋势,下个月的时候,指不定西洋贸易公司的估值就已经突破五万贯了,侯掌柜您可就是侯家的功臣了呢。”
侯宝虽然是侯君集的义子,但是老任并不怎么怕他。
这年头,谁没点背景呢。
“一万贯,我也不多收你的钱。只要你拿一万贯钱出来,西洋贸易公司剩下的股票全部都是你的了,少说也有四成多。等到公司在西洋的生意打开局面,你这笔投资,指不定能够翻个好几倍呢。”
侯宝说着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希望老任能够尽快跟自己成交。
作为一家“借壳售卖股票”的船队,侯家的这支队伍,多少还是有那么一点水平的,只要人家每年都会往南洋跑个两三次,勉强算是航海惊讶丰富。
如果真的运作的好,过个两年股票上涨的可能性还是挺高的。
“可以,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老任心中快速权衡了一下,就有了决定。
这投资,自然不像是菜市场买菜那样,我开价五文钱,你还价两文钱,然后大家再取一个中间的金额成交。
既然觉得侯宝有成交的诚意,老任自然不会干出夜长梦多的事情来。
“你说,只要不过分,我都可以做主满足你!”
侯宝强压着心中的激动,脸上装作很淡定的样子。
虽然西洋贸易公司的前身,曾经出海过好多次。
天下布武录 曲墨封
但是南洋的贸易,如今已经比较成熟。
如果你没有什么新玩意拿出来,也就只能挣一点辛苦钱。
虽然这个辛苦钱相比国内的要大很多,但是远远没有达到以万贯为单位的程度。
極品逃犯
如今只是简单的包装了一下,卖出一半的股份不到,就获得了一万多贯的收益,这绝对是一个非常划算的生意。
“我收购西洋贸易公司的股份之后,未来一年公司的事情要听我的安排。当然,您仍然是大股东,公司如果挣了钱,您还是分到最多。”
老任要炒作西洋贸易公司的股票,自然是要拿到公司的实际控制权为妙。
当然,明面上,这家公司还是由侯宝在负责。
“没问题!只要你不干出什么损害公司利益的事情,最近一年的事情都可以听你的。”
侯宝稍微想了想,就有了主意。
西洋贸易公司的那几艘海船,哪怕是全新的时候,也不过是价值几千贯而已。
如今拿出去售卖的话,能够卖到两千贯就谢天谢地了。
如今用这些“破铜烂铁”重新梳妆打扮一下,立马就变成了价值超过两万贯的新公司。
所以他选择了落袋为安。
毕竟,加上昨天售卖的股票,他已经帮自己东家挣了一万多贯钱了。
就这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老任当天就拿到了一部分西太平洋公司的股票。
至于剩下的一部分,那是因为老任要把股权凭证都开成是一贯钱一张的不记名票,所以账房的伙计还在快马加鞭的忙碌着。
……
姚一名算是仁心堂的金牌销售员,收入在长安城算是还可以。
不过,也只是还可以而已。
所以,他一直都住在仁心堂后院的宿舍里,每天都早早的出现在大堂中。
今天也不例外。
“哈哈,一名,我买的那两股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现在都价值五贯钱了,说不定再过几天,就变成六七贯钱了。”
当姚一名已经忙活了一个多小时的时候,张昌兴高采烈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姚一名和张昌算是认识十多年的人了,但是双方之间也就是这两年关系开始变得好一些。
无他,在此之间,两人的身份地位是不对等的。
其实,在后世也差不多。
也许两个人很早就认识了,但是身份地位不对等,彼此之间并没有什么交集。
可是一旦两人的身份地位相近之后,情况又变得不同了。
要么关系变得很好,要么关系变得很差。
很显然,姚一名和张昌现在是属于前者。
“又涨了吗?怎么还在涨?”
原本,姚一名对于张昌的买股票之举,是完全看不上的。
在他看来,那简直就是在赌博,还不如花个几文钱去蜂窝煤铺子买几张“幸运纸”来的有意思呢。
“涨了!买了之后几没有跌过!短短的半个月时间,我就相当于挣了一年的工钱了。你有没有钱,能不能借我一点啊?”
“啊?”姚一名愣了一下,“借钱?”
“对啊,你放心,我会还的。不仅会还,还会计算利息给你。今天你借十贯钱给我,半年后我还你十一贯钱,你觉得怎么样呢?”
在张昌看来,这简直就是一个双赢的生意。
反正姚一名的那些钱财放在大唐皇家钱庄里头,也不会产生任何收益,甚至还需要缴纳几文钱的保管费。
“这……这……”姚一名纠结了一会,“张昌,其实我也打算去买点股票的,你看……”
听姚一名这么一说,张昌倒是没有怎么样,反倒是很兴奋的接着说道:“早就要去买了!正好,今天我给你一起去大唐交易中心,我给你推荐几家涨的比较快的股票。”
————
两人毕竟不是那种酒肉朋友,不至于因为姚一名不借钱张昌买股票,关系就闹掰了。
“行,那我们就出发吧!”
姚一名想到张昌的股票居然翻了一倍不止,心中也开始羡慕起来。
既然别人能够挣到钱,我为什么不可以呢?
我也可以的啊。
……
刘大娘是西市负责打扫卫生的一名老长安人。
像她这种除了扫地打扫卫生的人员,要不是在长安城有一处小院子可以落脚,日子肯定会过的很拮据。
“张屠夫,听说你昨天去大唐交易中心买了两贯多钱的股票?”
当刘大娘打扫到张屠夫的案板附近的时候,忍不住出声询问。
作为在西市打扫了十几年卫生的刘大娘,对这里的人员情况可谓是非常熟悉。
“买,我去买了!虽然我也不懂股票是什么东西,但是这东西会涨价,今天一贯钱买的股票,过几天可能就变成一贯两百文,甚至直接变成两贯钱了。你可能没有听过,旁边那个卖菜的,前几天买了几贯钱的西洋贸易公司的股票,现在直接就涨了五成了,这可比他卖菜来钱快的多了。”
张屠夫跟刘大娘也算是认识多年了,眼下没有什么人过来买肉,他便跟刘大娘攀谈了起来。
“这么夸张吗?这股票,要怎么买啊?”
很显然,刘大娘也有点心动了。
这段时间,她不是第一次听到股票这个字眼了。
虽然她不识字,但是长安城里什么比较热门,却是再清楚不过。
“很简单啊,直接去大唐交易中心,找到你要买的那家公司的办事处,进去交钱买就行了!”
张屠夫这几天一直都在鼓动周围的人一起去买股票。
买的人越多了,就意味着他的股票越抢手。
“只要带钱过去就行了吗?”
“没错,你要是真的想买,那就赶紧去买吧,别等以后了,要不然你又要白干好几天了!”
张屠夫一副过来人的态度,殷切的劝说着刘大娘。
“那……那我等会去前面坐公共马车,过去看一看吧!”
刘大娘听张屠夫这么说,立马就准备出手了。
这几年,她的工钱虽然也有所上涨,但是涨幅很有限。
本来她也算是认命了,这辈子就这样过吧。
现在发现似乎还有其他的办法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买了股票的人,自己好像还没有听说过谁是亏钱的呢。
自己要是错过了这个机会,一定会后悔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