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lf7j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諸天最強大佬 七隻跳蚤-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太傅要爲基兒做主啊!熱推-9oqea

諸天最強大佬
小說推薦諸天最強大佬诸天最强大佬
自从朱载基意识到自己可能继承不了帝位的时候,心中倒是没有怎么失望,反倒是将自己的注意力全部都投入到了修行方面。
以朱载基的身份地位,可以得到的资源绝对没有几个人可以相比,只要大明神朝有的,朱载基都能够得到。
这种情况下,朱载基修行起来,其修为提升速度自然是一日千里,绝非常人可比。
如今朱载基一身修为已然达到了天柱境,尽管说不久之前方才突破,或许比之一些堪称妖孽的天才来,稍微差了一筹,然而比之大明神朝无数修行者来说,朱载基已经是走在了前列。
如今朱载基站在天舟之上,目光投向大明神朝所在方向,心中却是思绪飘飞。
就在朱厚照立足于天舟之上,思绪翻飞的时候,只见一道窈窕身影自天舟当中走了出来。
来人一身宫裳,整个人看上去可谓是风华绝代,堪称一代佳人。
女子向着朱载基走了过来,朱载基明显听到了脚步声,回转身形,当看到女子向着自己走过来的时候,脸上不禁流露出几分温和的笑意道:“若惜,你来看,再有几日路程,我们便可以抵达大明的疆域了”
女子冲着朱载基微微点了点头,行至朱载基近旁,同朱载基并肩而立,一股淡淡的幽香弥漫开来。
只看朱载基的反应就知道,两人之间的关系只怕是没那么简单。
孟若惜脸上带着忌惮淡淡的忧色向着朱载基道:“朱郎,你说父亲他眼下境况如何,会不会被天涯宗登门问罪?”
朱载基深吸一口气,缓缓道:“孟伯父怎么说也是天尊级别的存在,纵然孟家实力不如天涯宗,可是对方也不至于会对一位天尊过于逼迫吧!”
孟若惜却是微微一叹道:“天涯宗若是真的顾忌父亲的话,怕是也不会派人登门强逼我嫁给天涯宗宗主为妾了!”
听到孟若惜提及这点,朱载基便忍不住一阵火气上涌,在大明神朝,各种出众的女子自然不在少数,甚至在朱载基成年之后,皇后不止一次试图张罗着为其娶妻,但是都被其所拒绝。
十几年前,朱载基修为大进,突破至天柱境便悄悄的离家出走,离开了大明神朝,于各地游历。
几年前朱载基结识了同样游历于外的孟若惜,二人却是互生情义,于是不久之前朱载基便同孟若惜一同返回前去孟家求亲。
孟家虽然不是什么皇朝,也不是什么强大的宗门,但是因为孟若惜之父乃是一尊天尊强者的缘故,自然不是什么一般的家族。
做为孟轲天尊的幼女,自然是深得孟轲天尊喜爱,孟若惜年岁不大,但是资质却是顶尖,修行不过千余年便已经达到了天柱境,可谓是芳名在外。
不曾想孟若惜之名传入了毗邻孟家的一方宗门之中,引来了这一方宗门宗主的窥视。
天涯宗势力比之孟家要强出数倍之多,按说做为天涯宗宗主的天涯天尊身为天尊强者,对于女色什么的应该是没有什么兴趣才对。
但是这位天尊却是不同一般,身为天尊强者却是对于娶妻纳妾乐此不疲,任何一名女子,哪怕是再如何的出众,最多是在其身边受宠几万年,然后便莫名其妙的香消玉殒。
久而久之,许多人都在暗暗猜测天涯天尊是不是在暗中修炼什么邪术,不然的话,何至于会有那么多的女子因为天涯天尊而死。
只要不是傻子或者疯子,做为女子之中的佼佼者,自然是没有谁愿意去送死,但是架不住天涯天尊乃是天尊强者啊,只要被他看上,根本就没有谁能够逃过被其强娶的命运。
据有心人暗暗统计,被天涯天尊强娶的天柱境强者不下十几人之多,至于说天王境就不必说了,至少有上百之多。
然而这些人至多数万年便莫名身死,没有一个人能够活过十万年的。
谁也不曾料想到,天涯天尊这一次竟然盯上了名声在外的孟若惜,也就是孟若惜乃是孟轲天尊之女,极得其喜爱,天涯天尊这才派人前往孟家求取。
这要是换做其他人的话,一旦被天涯天尊给看上,恐怕已经被掠进天涯宗了。
正常情况下来说,同为天尊强者,天涯天尊好歹也该给孟轲天尊几分薄面才是,孟若惜若是不愿意的话,便不该强逼孟氏才是。
但是天涯天尊却是一点都不给孟氏颜面,直接派人登门,甚至给了最后期限,要孟氏限期将孟若惜送往天涯宗。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孟若惜同朱载基二人回到了孟氏。
得知这个消息的孟若惜自然是强烈反对,傻子才会想去天涯宗送死呢。
孟轲天尊同样也是被天涯天尊的举动给搞得一肚子火气,要不是顾忌天涯宗的势力强过他们孟氏太多的话,孟轲天尊早就打上天涯宗去了。
不过以孟轲天尊对天涯宗的了解,天涯天尊绝对是那种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之人,如果说孟若惜还在孟家的话,天涯天尊未必做不出登门抢人的举动来。
真是那般的话,孟氏怕是真的要同天涯宗开战的,只是那样一来,孟氏亿万族人只怕是没有几人能够活命。
朱载基回想当时自己见到孟轲天尊之时的情景,孟轲天尊在得知他同孟若惜互生情义之后,竟然毫不犹豫的将孟若惜许配于他,甚至干净利落的给二人定了婚。
甚至都没有等到朱载基反应过来,几天之后,他同孟若惜二人便被强行送上了这一艘天舟之上。
在几尊孟氏族老的陪同之下,十几艘天舟离开了孟家,悄无声息的离去。
在孟轲天尊的遮蔽之下,孟家悄无声息的送出了孟若惜以及一批孟氏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子弟,天涯宗自然是没有察觉。
当然即便是以孟轲天尊的实力,想要为孟若惜、朱载基他们一行人遮蔽行踪太久却也不现实。
至多一两日的功夫,肯定会被天涯宗所察觉,到了那个时候,谁也无法预料天涯宗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天涯天尊如果以此为借口针对孟氏的话,那么孟氏的处境肯定不会太好,甚至孟氏同天涯宗就此开战也未必不可能。
孟若惜所担心的也正是这一点,毕竟在孟若惜看来,如果说孟氏同天涯宗开战的话,她便是孟氏的罪人。
如果不是孟氏几尊族老一直都在劝说孟若惜的话,孟若惜甚至想过回去,接受自己的命运。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朱载基只看孟若惜的神色变化就知道孟若惜的心思,上前伸手按在孟若惜的肩膀之上道:“若惜,孟伯父不是说过了吗,天涯宗此番针对孟氏,只不过是打着你的幌子罢了,哪怕不是你,天涯宗也一样会针对孟氏的。”
对于孟轲天尊的说辞,朱载基倒是不怀疑,天涯天尊若是对孟氏没有什么图谋的话,哪怕是孟若惜再如何的出众,也不至于让天涯天尊去得罪有着天尊坐镇的孟氏。
说到底,无非就是天涯宗盯上了孟氏,对孟氏有所图谋,这才打着强娶孟若惜的招牌逼迫孟氏罢了。
最强大昏君系统
就算是孟氏真的将孟若惜献上,朱载基敢说天涯宗肯定会想出其他的办法再行针对孟氏。
依偎在朱载基的身旁,孟若惜那一双明眸却是显得黯淡无光,看的朱载基很是不忿。
要是没有孟若惜的话,说实话,朱载基对于天涯宗同孟氏之间的恩怨情仇,朱载基绝对不会有什么兴趣。毕竟其中所涉及的恩怨,朱载基未必清楚,再说了像这等事情,朱载基这些年在外游历那是见的多了。
太多的不平,太多的争斗,太多的不公,如果说真的要去管的话,说实话,朱载基觉得就算是自己分身亿万都未必能够管的过来。
但是此番却是涉及到了孟若惜,朱载基心底暗暗的打定了主意,此番回去,一定要想办法帮孟若惜解开心结。
随后的一艘天舟之上,几道衣着古朴的老者正立于天舟之上,几人气息不弱,皆是天柱境强者。
孟氏有天尊强者坐镇,培养出几尊天柱境强者来倒也不稀奇,这几位族老明显是被孟轲天尊派出,为了延续孟氏一族的未来特意安排出来的。
此刻几位族老却是一脸忧色的看着孟氏一族所在方向。
族老孟岩长叹一声道:“都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不曾想有朝一日,我孟氏竟然也会遭此劫数。”
族老孟康微微摇了摇头道:“昔日老祖机缘巧合之下得了一枚人元道果,靠着那一枚人元道果,自此一路高歌猛进突破至天尊境,也正是有了那一枚人元道果,我孟氏才有了镇族之宝,立族之根基,我孟氏能够昌盛千万年,也正是因为那一枚人元道果的缘故。”
说着孟康喟然一叹道:“正所谓成也道果,败也道果,这世间就没有绝对的秘密,哪怕是我孟氏已经竭尽所能的封锁关于人元道果的消息,可是还是走漏了风声,想那天涯宗此番针对我孟氏,要说不是奔着人元道果来的话,我敢将这一双眼睛给挖出来做赌。”
族老孟安轻咳一声道:“现在说这些又有何用,孟氏绝对不可能将人元道果拱手相让,一场恶战在所难免,我们所能做的便是祈祷老祖能够保住孟氏一族,否则的我们便是孟氏一族最后的希望了。”
亏得朱载基没有听到这三位族老之间的对话,不然的话,他肯定非常震惊。
孟氏与天涯宗之间的争执竟然是因为一枚人元道果而起,莫说是一枚完整的人元道果了,就算是碎片,但凡是为人所知,便是天尊强者都会为之心动的。倒也怪不得天涯宗会针对孟氏了。
十几艘天舟所过之处,声势一点都不小,好在众人本就是为了避免为天涯宗发现,所以竭力隐藏,倒也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
天舟速度极快,可是即便如此,从孟氏所在赶到大明神朝所在也要花费数天的时间。
这一日,朱载基正在宽慰孟若惜,猛然之间看着远方的眼睛为之一亮道:“到了,我们就要回到大明了。”
此刻正依为在朱载基身旁的孟若惜那一双黯淡的眸子也迸射出一抹动人的神采,脸上难得的露出几分缓和,带着几分好奇,几分期冀向着前方看去道:“朱郎,前方便是你所说的大明所在了吗?”
朱载基带着几分期待冲着孟若惜点头道:“若惜,前方便是大明疆域了,至多一炷香的时间,我们便可以进入大明神朝的疆域,到时候我便带你去见父皇、母后他们。”
对于大明神朝,孟若惜自然是带着几分期待,朱载基的身份,孟若惜还是知晓的,按照朱载基所言,大明神朝实力不弱,若是能够说动大明神朝高层的话,未必不能够相助他们孟氏。
入骨 相思 知 不知
所以说这会儿孟若惜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握着朱载基的手道:“朱郎,你说大明会帮我们孟氏吗?”
关系到两方势力,尤其天涯宗实力不弱,若是大明要帮孟氏的话,必然要同天涯宗对上,那样一来,大明便要承受莫大的风险,所以说便是朱载基也不敢向孟若惜打包票,毕竟朱载基出身不同,他很清楚,如果说为了孟氏要大明付出惨痛的代价,大明上下肯定不会同意。
极品装备制造 雪夜如
看到朱载基的神色,孟若惜自然知晓朱载基为何会一脸的犹豫,不过孟若惜倒也不会像世俗女子一般去无理取闹,而是振奋精神向着朱载基道:“朱郎大可不必心怀愧疚,只要我们尽力了,不管结果如何,妾身都不会有什么怨言的。”
拍了拍孟若惜的手,朱载基眼中闪过一抹精芒道:“父皇、王首辅他们未必会答应,毕竟此事怎么看对大明都是有害而无益。”
抓着朱载基的手猛地一紧,孟若惜眼中流露出几分失望之色。
不过这会儿朱载基却是开口带着几分期望与希冀道:“不过我们却是可以去求一个人,只要太傅他肯答应的话,无论是父皇还是王首辅他们必然不会有丝毫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