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p27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 紫衣居士-第七百四十二章 破招讀書-j6r7a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我有一座藏武楼
黄天魔尊一出手就是盖世奇招,以黄天大法所成就的神魔法相,威力惊世骇俗,纵然如意楼众人都心存决然,也都不禁为这一手所震慑,恐惧。
可怕的力量,可怕的人,之前本对黄天魔尊猖狂自大之言而不满的人,此时却恨不得立即远遁,离黄天魔尊越远越好。
如意楼为首的高手同样未曾料到对方的功力武学,竟然已经到了这般神乎其技的境界层次,心中便是一沉,不过面上毫无畏惧之色,继续指挥道,
“我等将他牵制住,张青山,你放手一搏,务必将段毅击杀。”
变种超人
黄天魔尊以一己之力生生将如意楼数十高手压的喘不过气,但如意楼高手也找到己方一个可以利用的漏洞,就是让张青山如段毅所希冀的那样出手,如此一来,这般恐怖不可揣度的高手,想必不会插手其中。
这其实就是在用张青山的命来赌段毅的命,对于众人而言,买卖很划算,唯一心里恨不得破口大骂的张青山,却是无可奈何,不得不从。
“罢了,今日之事,不过是当日心慈手软种下的孽因,能怨的了谁?”
话是这般说,张青山对于段毅的恨意杀意却是又浓厚三分,按照他的想法,段毅对他就是“恩将仇报”,当初若不是他刻意留手,焉能有今日之段毅?
再不废话,更无纠结,提振功力,真气滔滔不绝,从体内溢出,勾天连地,萃取宇宙精气的天地乾坤功磅礴而出。
乾坤三绝击之魁阳六绝,吞纳天地之间真阳之力而成的旷世掌法。
一经使出,便拥有焚山煮海,火炼天地的威能,恍若祝融降世,熊熊烈焰腾空而起,热浪排出,短短时间,将这小道两侧的鲜嫩绿色化作一片焦黄枯败,大地一片焦黑,更将半边乌云密布的天空给染成一片枫红。
鬼愿之阴阳差
魁阳六绝,当年段毅被此招击中,因为功力不足,猝不及防之下,身体受创,然而今日的他,再非当初那个被庄世礼与南方魔教追的狼狈逃窜的弱者了。
吃掉那个收容物
右手执剑反握在身后,面露笑容,左掌翻转拍出,依然是当初应对魁阳六绝而使出的履霜破冰掌法,来源于全真教的上乘掌法武学。
且体内太素元气不断转化为至阴至寒的冰玄劲真气,助推这门掌法的威力。
一道森白如雪的掌印破空而出,继而在半空消散,化作没有尽头的狂风暴雪朝着火海卷去。
每一道狂风,都宛若尖刀利剑,时而盘旋,时而曲折,劲道上下四方皆有,化作无形的撕扯之力,将所遇的一切真气,力量,搅磨的粉碎。
每一片雪花,都蕴含着天地之间最为阴凉,寒冷的力量,侵入人的血肉,骨髓,乃至灵魂当中,似乎一切的一切都随着这股寒冰寒之力而僵硬。
风雪交加,互相之间无限的助长彼此的威力,嗤嗤嗤的将魁阳六绝散发的恐怖灼热之力浇灭,散发出惊人的水雾之气,蒸的人皮肤火热,被烤一样。
段毅出招在后,蓄力时间更短,但反而压制了张青山的乾坤第一击。
这一幕,落在在场高手的眼中,都并不意外,除了张青山。
遥想当初他以这一招将段毅打的吐血不止,错非对方还练有高深横练武功,将肉身打磨的坚韧强悍,只怕一招之下,已经将他杀了。
但如今呢?情况倒了过来。
他没有丝毫留手,甚至借助旁边同伴气机,更增添三分力量的乾坤第一击,竟然被人如此轻描淡写的化解。
这进步之快,以及对方如今武功之强,唯有真正与段毅二次交手的他才能清楚。
段毅心中之郁气吐露三分之一,一张白皙俊俏的脸蛋此刻格外的豪迈兴奋,双目炯炯有神的盯着他对面的张青山,弹指击剑庆祝道,
“还有两招,张青山,继续。”
旁人不知道段毅是什么意思,哪怕黄天魔尊也不解其中的道理,只有张青山恍然。
当初,段毅三招被张青山给打的重伤垂死,今日他同样要在三招之内,洗刷这个战败耻辱,这是何等的狂妄,又是何等的自信?
只是,段毅却不清楚,天地乾坤功自有其缺陷和不足之处,张青山的这三招,就是他一身武道的最强横之力,三板斧功夫。
一旦三招不胜,也就回天乏术了。
故而,张青山面色并未有丝毫动容,体内六阴六阳经脉之中,两股阴阳真气缓缓流淌,在他的催动加持下,倏而如脱缰的野马,挤压经脉刺痛,狂飙猛进,最终聚于他的左右两手之上。
一黑一白两道光芒由弱转强,并与天地当中的真阴真阳之气女结合催化,最终形成一个托举日月,宛若神灵行走人间的浩瀚场面。
这一招撼天无极,不但令月娇奴,遥遥关注这里的贺兰月儿脸色狂变,担忧不已,就连黄天魔尊,这等盖世高手,也露出一抹凝重之色,暗暗道,
“好功夫,想不到这区区如意楼当中,竟然有这般强横的人物,强横的招数。”
段毅则依然不以为意,当初他都能超越自我,以临时感悟的一剑,破了这一招,而今自然更没问题。
在张青山凝聚日月之力的时候,段毅轻叱一声,道家雷音结合佛门狮子吼,震得张青山双手一软,真气散了半分,日月之形也有摇晃。
而后,他手中软剑已经被浑厚无比的真气催动的笔直,雪亮刺目的精芒闪烁,划破空气,迎着恐怖的撼天无极掌力,飞身上前。
剑尖一点,幻化成无穷无尽的寒光,纵横往来,剑气交错,密集织出,化作一道巍然的剑网朝着张青山罩去。
日月虽大,仍在宇宙当中,这一道剑网,取得便是无穷无尽,浩瀚天穹之意。
段毅要将这“日月”揽入网中。
张青山的武功进境,远远不如段毅,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短短不到一年时间,他除了真气略深厚一些外,真实的武道境界并未有太大的提升。
自然,这乾坤三绝击的威力,比起当初段毅所面对的,提升也十分有限。
面对这显然比当初机缘巧合,压力催化才使出的至强一剑,此一剑高明太多。
张青山手中撼天无极之力刚刚催出,便如鱼入网中,挣脱片刻便被这剑气交织而成的剑网给湮灭。
这就像是汽车刚刚启动,就爆胎了。
一股扭曲,违和之感,差点让张青山郁闷的吐血。